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也是因為這關切和擔心,秦天開車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從醫院正門開出去的時候,沒注意道閘還沒升起來,差點一頭撞上承道閘橫桿。

趕緊踩了一腳急剎,還有些心有余悸的,從后視鏡看了林家姐弟一眼,還以為他們嚇到了,沒想到姐弟倆好像根本就沒察覺到發生了什么似的。

林洵的目光空空的好似飄得很遠,林溪頭靠著車窗玻璃,眼睛里也沒什么焦點。

秦天心里愈發沒底,只覺得等會兒還是和薄揚說一聲吧,這姐弟倆失魂落魄的樣子還真是讓人不放心。

車子開出順江醫院,秦天從后視鏡看了后座兩人一眼,沒多久又抬眼看了一眼。林溪承似是終于回神了些,抬眸朝前方一瞥,就看到秦天從后視鏡里看過來。

林溪揚著眉毛彎著嘴角笑,“看著我做什么?”

“你真沒事兒吧?”秦天索性問了句。

林溪笑著說,“真沒事,但馬上就要開始理療了,總高興不起來的吧……”

秦天倒是覺得林溪這種堅強得近乎倔的人,真正因為傷重臥床的時候,她都沒低落得這么明顯的。

但秦天到也沒有追問什么,只一路穩穩地將車子開去了林溪以前的單位。

公立醫院的人流量從來就不是蓋的,秦天在停車場繞了三圈也沒找到車位。

林溪就讓他載小洵一起先回去,不用等她了。

“不好吧,等會薄揚削我……”秦天說。

林溪笑,“我會救你的。”她拉開車門,“我這邊忙完了會去找薄揚的,你就不用擔心了。”

林溪下車前轉頭看向林洵,“你乖乖的,回去休息休息。”

林洵沒說話,澄澈剔透的眼睛,目光安安靜靜地看著她,定定地看了片刻,似有悶悶不樂般地點了點頭,咕噥似的應了聲,“……知道了。”

辭職已有一段時日了,而且期間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林溪一直沒怎么回原單位來看看,此刻瞧著,多少有些久違了的感覺。

倒是和以前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一樣的忙忙碌碌鬧鬧哄哄,一樣的人來人往行走匆忙。

也正是因為和以前沒什么太大的變化,所以才讓林溪一瞬間有種久違了的感覺。

在住院樓的大廳里駐足片刻,周遭有著行色匆匆的醫護人員,還有著扶著病人的家屬們放慢了步子帶著某種慢悠悠的節奏在旁邊來來去去。

仿佛只有林溪是靜止的,她站在住院樓大廳正中,看著中間斜躺著立著的那塊示意牌,上面畫著各樓層的科室分布。

而住院樓大廳進了正門之后,兩邊是兩面弧形的墻,墻上則是各科的醫資力量公示牌。

林溪輕松就在公示牌上找到了越澤和江潮的牌子,配著他們穿著白大褂站在藍底布前微笑著的照片……

曾經林溪也在這公示牌上微笑,只不過她的牌子早在她離職……不,不是。事實上她的牌子在她還沒離職之前,科室里出了那個事故丑聞之后,她被牽連成了連帶責任,被送去陽城進修避風頭的時候,單位就為了息事寧人,先將她的牌子撤下了。

林溪看著心胸外科的那些牌子,看到了昔日同事和上司的熟臉,心中難免有那么些唏噓。

“干嘛呢你這?”越澤的聲音帶笑,從身后傳來,問道,“憶往昔崢嶸歲月啊?”

林溪噗嗤笑了一聲,轉眸看向他,“我在這兒有過崢嶸歲月?只有黑歷史吧……”

“嘖。”越澤嘖了一聲,伸手搭在她一邊肩膀上,“你這話可真傷感啊。”

“沒辦法,我就是這么悲情嬌柔。”林溪撇了撇唇,其實她在熟識的朋友面前,還挺臭貧的。

“別貧了,走吧。”越澤說,“我讓理療那邊空出床位來了,今天就可以開始第一次治療。”

“計劃呢?”林溪眨眨眼看著他。

“先去我辦公室吧。”

林溪沒意見,跟著越澤就朝電梯走去。

原本先前站在公示牌前頭,來來往往行走匆忙的倒也沒人認出她來,站在電梯門口似乎比站在牌子前頭要打眼多了。

馬上就被認出來了,先是心內科的一個住院醫認出了林溪來,她以前和心內科打不少交道,熟臉不奇怪。

然后還有兩個普外的護士也認出她來了。

都主動向她問好,目光充滿好奇地看著她。或許是好奇她現在過得怎么樣,或許是聽到過些許關于她的事情。

林溪卻不太在意這些,她和越澤一并盯著電梯不斷跳動的樓層數字。

一個護士沒忍住,說了句,“林醫生,你沒按心外的鈕……”

“我不是去心外的。”林溪淺淺笑了笑,指了指越澤,“我去越醫生辦公室。”

這普外的護士大概平時就挺八卦的,一聽到林溪這話,馬上就發散思維,趕緊問道,“你上次真的受傷了?要不要緊啊?不影響生活吧?”

林溪沒做聲,只泛起個淡淡的笑。

越澤倒是有些不耐地冷睨了這年輕護士一眼,恰逢電梯已經到了他科室的樓層,兩人馬上就出去了。

“我都沒生氣呢你氣什么……”林溪看越澤一直到辦公室了都還氣哼哼的樣子,不由得無奈說道。

越澤側目看了她一眼,“說得好像你生過氣似的?”

越澤壓根就不知道林溪脾氣的底線究竟在哪里,反正他是沒見林溪生氣過的。

非常典型的:任你風起云涌,我自巋然不動……

可以說是讓人最頭疼又最棘手的性格了。

“說得也是。”林溪當然也知道自己是個什么脾氣,笑著就點了點頭。

進了越澤辦公室,就挺小的,而且看起來亂糟糟的,和順江醫院那些醫生們環境幽雅的單獨辦公室當然是沒法比的。

林溪也不嫌棄,可以說是相當不嫌棄了,一走進去就在越澤的辦公椅上坐下了。

“真沒把自己當外人啊……”越澤無奈笑道。

林溪拿著一張表格,目光迅速掃了一遍,眉梢挑著,“這是我的理療計劃?”

越澤點了點頭,“嗯,你看有沒有什么需要調整的。”

林溪擺了擺手,“這是你專業,我有什么好多話的,你覺得行就行,事實上我來也不是為了和你談這個。”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山西 幸运5分彩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开奖 奔驰宝马40倍打法 qq游戏赚钱方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宝典 山东福彩20选5走势图 时时彩开彩结果 时时彩后一两期六码 电子游戏猛龙传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