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案情(一)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知道圣宮里有理惠征的人,楚晗便沒有繼續留住,和琉火親膩一會兒后,便撫著他的臉頰柔聲道:“小妖精,安心等我!”

心情愉悅又激動的妖骨少男緊緊抱住她:“我等你,等你來娶我!”

“乖!”楚晗在他額上印下一吻,又輕輕拍了拍他的背,“我走了,早點備禮煉丹,早點娶夫郎回家。”

琉火退離她的懷抱,目光依依不舍,口中卻送別:“好。”

楚晗捏了捏他的如筍玉手,才轉身閃離。

琉火掃了眼頓顯空蕩的四周,低頭輕撫肚子,斷斷續續地喃喃自語:“這里……有沒有我和晗的寶貝呢……沒有服藥,也沒有采取任何措施,應該有的吧……”

想到母皇恩寵后宮,不知節制,又被妻主鉆了空子,他不由綻開笑容:母皇,別怪兒子無德不孝,您生病了,兒子還能笑得出來,實在是您……您運氣不好。

有運氣不好的,就有運氣好的。母皇是那個運氣不好的,而自己和晗,則是兩個運氣好的,不然怎會相識相愛?

他這邊陷入甜蜜獨思,楚晗已毫不停留地閃回碧霄宮。

現身在少主大殿不久,楚語然便親自來找她,遞給她一封信:“京城來的,林岱玉的信。”

楚晗伸手接過,笑道:“定是來家案已查清。”

楚語然沒接話,卻靠近一步,不動聲色地輕輕嗅了嗅。

楚晗拆信的手頓住,看著他道:“語然,理惠征已經答應將琉火嫁給我,我想把婚事一起辦了,免得累你多勞。”

楚語然淡淡道:“多謝妻主體恤。”

楚晗抱住他,低低道:“語然……對不起……”

楚語然的手舉到半空,僵了一會兒,還是落到她背上,嘆息:“不怪你……”

怪只怪,我不該是東方凌天的兒子,是皇子,也是棋子,只能留在碧霄宮,無法陪你下山歷練。若有我相伴在你身旁,這些美少男,如何能靠近得了你……

可我不能。我既要留在山上避開母皇的眼線保護孕胎待產,又要麻痹母皇和她的眼線,讓她知道,我在傾盡全力奪取碧霄宮,讓她能放心,而不要有殺你的念頭……

讀取到他心思的楚晗心里一酸,更覺對他不住,不由道:“語然,我楚晗保證,以后定不會再花心納娶,但凡我身邊有心存想法的陌生男子靠近,你就毫不客氣的趕走他,好不好?!”

“為什么要讓我趕?”楚語然松開手,退開一步,輕哼,“你自己舍不得趕?”

“唉呀,”楚晗拉住他的一只手,嘆道,“這不是讓你行使你的少主君權力么,他們誰能比少主君更有資格驅趕靠近妻主的人?”

“我看你是更疼他們才對,”楚語然抽出自己的手,再次輕哼,“得罪人的事都盡數給我做。”

“嘿……!”楚晗用一副又急又氣的樣子轉圈撓頭,“誒呦喂,誒呦喂,我可真是要被親親夫郎冤枉死了……”

楚語然終于被逗笑,白了她一眼:“好了好了,相信你還不成?趕緊打來信瞧瞧,看林岱玉說了什么。”

“還是親親夫郎最好,”楚晗跟沒臉沒皮的無賴似的撲上去親他一口,才擁著他一起坐下,“來,別累著,你現在可是又要做爹爹的人,一定要小心,不要站久了。”

楚語然淺淺斜她一眼,心里卻滲出一絲甜意,看她拆信后,非要扒拉他的腦袋、兩人頭抵頭的一起看。

窺心鏡法雖然方便,不打開信也能看到信中內容,但終究會失了妻夫之間的情趣,是以,楚晗雖已知信中所言,卻依然為了哄夫郎開心,而做些小動作。

她知道,楚語然雖是被她強迫著與她頭抵頭的看信,心里卻對這種獨特的親密之態歡喜得很。

林岱玉寫了不少字,除了問候,主要就是說她悄悄將“吳智”的傳信送給程靜湖后,程靜湖很快便行動起來,一邊派遣陳望博前往留英城,一邊自己去來玫兒的原宅和鬼村等地明察暗訪,如今已取證破案,皇上震怒,百官唏噓。

林岱玉在信中附帶了大約案情,說那鬼村原是個叫龔家莊的村子,村里除了部分雜姓,便是龔家和來家兩大姓。

其中,來家人數又比龔家稍少。

不過,除了來家家主,誰也不知道她們其實還是真正來家大家族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小分支。

由于兩家的孩子常被長輩比較,時日一久,聽得多了,孩子自己也學會了攀比,比吃的,比穿的,也比學習成績,來家來俊臣和龔家龔遲申就是其中之一,但因為是女子,所以比得最多的,還是學習成績,畢竟考取功名、光耀門楣比吃穿重要的多,也是雙方長輩最看重的。

這二人年齡相近得很,近到同年同月出生,就差日子不同了。

她們幼時便一起玩耍,稍大又在一起上學。

村里的學堂,乃是來家和龔家共同出資辦的,請教師所需的費用,也是兩家各出一半。

如此,那些雜姓之家便憑白受了好處,既能送孩子進入村中學堂習文斷字,又不用出錢。

她們大多都不富裕,來家和龔家在此事上沒將她們的孩子排除在外,很得人心,大家有余糧時,會自己往教師家里送些,沒有時,就從自家菜園子里摘些新鮮果蔬送給教師,聊表心意。

她們也會往來家和龔家送東西,但人家不缺,被拒絕幾次后,便不再送了,只道兩家都是大好人。

但她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她們眼中的好人,竟會因為一個名額、一個官位,而將整村的人都牽累致死。

“也不知是來家運氣不好,還是龔家運氣不好,或者說整個龔家莊的風水運氣都不好,”楚晗看完搖搖頭,“除了龔家人,居然無一幸免。”

她伸手遞出,楚語然接過信件,翻看了一下,臉上也現出一絲驚訝:“來俊臣竟然是被龔遲申冒名頂替?而她本人還不知內情?”

楚晗點頭:“以前知情,升任獄監總務后,便不知了。”

來俊臣和龔遲申的智商差距不大,平日里又你追我趕,便形成了良性競爭,學習成績一直不相上下,可同時過了幾關后,卻在去京城參加春闈時,感情幾乎破裂,原因是~~名額!

名額!名額!!名額!!!

去掉有后臺有背景的學女,她倆之間,只能產生一個參加春闈的名額!

兩個在村中算有錢人家的家族,再怎么有錢,也是普通村民,撐死不過是在整個鄉里出名,入了縣,就沒有幾人能識了。至于郡城,州城,就別想了,簡直像大海里的一滴水,毫不起眼。

鄉試,縣試,州試,越往上,二人就越不算什么。

州城里的大人物多如牛毛,人事也更加復雜,她們人生地不熟的,即便想送禮,也是連后門都摸不到。

在這種情況下,能象征性的給鄉下來的寒門學女留一席之地,已經很不錯了,若不是皇上強調要同等視之,她們會將所有寒門學女都拒之門外。

可這珍貴的名額只剩一個,便顯得更加彌足珍貴,兩人在不斷競爭中長大,沒想到還有個最大的競爭關檻等著她們。

她們一直為壓倒對方而苦讀,到得此時,便是誰都不想放棄。

只是,雖從小到大都視對方為競爭對手,兩人之間的感情卻也因此而比其她同齡人深厚,由此,二人心里都很矛盾,既想搶奪這個名額,又不希望對方遭受打擊。

在這關鍵時刻,兩家的長輩出手了。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scp-823恐怖嘉年华 千炮捕鱼街机版 777老虎水果拉霸集合机 网易时时彩走势图 八大胜官方网址方 欢乐捕鱼人下载安装 复式选号 挂机赚靠什么赚钱 pk10机器人计划软件app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