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信件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因為沒有長輩在的緣故,白靈等人的聚會很是愉快,兩個妹妹更是舍不得她離開。

不過回門的日子,就帶著妹妹們過府小住,終歸是不合規矩的。

白草便以想妹妹們為由,讓他們再陪兩日,之后再去漢王府,上官煜自然不會說不歡迎的話。

回門禮豐厚,離開的時候,白草做主也給準備了回禮,再加上兩個妹妹送的一些小玩意,倒是也有兩輛馬車。

“世子妃,有人讓我送信給你,說你會給我打賞的!币粋小乞丐,站在漢王府大門外十幾米的距離,沖著白靈大喊道。

白靈和上官煜對視一眼,這才朝念夏遞了個眼色,讓她去拿信件,再詢問小乞丐幾句。

念夏給小乞丐幾塊碎銀子后,又搖了搖手中的錢袋子,詢問了好幾個問題后,才放他離開。

白靈和上官煜,自然是不會在外頭等著。

夫妻倆去給漢王妃請安,之后才回到新房那邊。

縱然漢王妃不拘著這些規矩,可她是長輩,白靈不介意這些禮數,只要不是有意磋磨人就好。

“主子,小乞丐什么也不知道,只說是一個穿著丫鬟衣裳的丫頭,給了他這封信,讓他送信主子!蹦钕陌研藕f給白靈,便退到一旁。

白靈打開信件后,臉色驟然大變,把信件遞給了上官,對念夏二人吩咐道:“去門外守著,不許任何人靠近!

見狀,念夏和劍秋忙退出去,坐起了門神。

而上官煜則是一手牽著白靈的手,一手拿起信件。

隨著信件的內容看完,上官煜的臉色陰沉的很。

“你不能自己去,這明顯是有人設下的圈套!鄙瞎凫戏穸ǖ。

“可白薇的安全,我不能不管!卑嘴`皺眉,“你要相信我,能夠自保!

“可你不能隨時都躲進去,難保會遇到什么情況!鄙瞎凫蠄猿值溃骸皶r間還有富余,我會安排好一切。若真的是白薇遇險,定會將她平安帶出!

“上官!”白靈輕喚。

“但凡涉及到你安危的事情,沒有商量!鄙瞎凫险f罷,便起身去安排。

白靈蹙眉,視線落在那封沒有署名的信上,沉默了許久。

皇宮。

皇帝中毒后,反倒是經常來皇后這里坐坐。

倒不是皇帝多信任皇后,而是對著皇后,皇帝沒有旁的心思,自然也就不會因為自己的狀況而惱怒,反倒是心平氣和了許多。

“皇上嘗嘗看,這是臣妾近幾日調制出來的花茶,看合不合胃口。御醫說,這花茶有凝神的功效,臣妾試了幾日,夜里倒是睡的踏實了些!被屎笮χo皇帝端了杯茶水。

皇帝本是不愛喝花茶的,但是已經有幾個月不曾安眠過,就連御醫的寧神湯也效果甚微,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喝了一杯。

“皇后倒是有雅興,朕記得你以前可不愛做這些的,就怕弄操了手!被实劭戳艘谎刍屎蟮氖,發現有幾條紅腫的口子,皺眉問道:“怎么不讓御醫開點藥?”

“用著呢,這傷不重,幾日便會痊愈的。也是臣妾笨拙,不過配個花茶,也能受傷!被屎鬁厝岬拈_口道:“以前臣妾的心,總是靜不下來,后宮的事情也多,哪里能有閑情逸致做這些!

“最近后宮是安生了不少!被实郯櫫讼旅碱^,后知后覺的察覺到后宮的安靜,也明白是為何,便岔開話題,閑話家常的問道:“皇后最近能靜下心了?”

“是啊,臣妾在太后身邊伺候了一段時候,陪著太后誦經拜佛,這心緒倒是平和了不少。如今臣妾只盼著后宮能祥和,讓臣妾有空禮佛,做一些以前不曾嘗試過的事!被屎笳f著,取過自己抄寫的佛經,遞給皇帝,問道:“皇上,看看臣妾的字,可有進步?”

“嗯,從字體便不難看出,你的心境確實有了變化!被实埸c頭,對皇后目前的狀態很滿意,“太子府,也許久不曾進新人了,你也該多費費心思。身為儲君,早些有子嗣,亦是緊要的事情!

“這件事,還是讓太子妃去安排吧。臣妾管著后宮,已經夠費神了,可不想再插手太子府的事了!被屎笮χ芙^。

太子的側妃位置還有空閑,良娣的位置更是沒有限制。

如今太子府的女人不少,可卻只有一個小皇女,沒有小皇孫,皇后自然是不高興的,卻不好表現出來。

至于太子妃是否會愿意給太子選女人,由不得太子妃自己做主,除非她不想做這個太子妃。

皇家人的悲哀,即便是夫妻之間,也沒辦法談心。

兩人說到太子府的事情,都有著各自的打算,都要斟酌幾分。

而太子此時,并不在太子府中。

京郊一處不起眼的小山莊中,太子正在喝著美酒,美人兒在懷,別提有多滋潤,絲毫看不出是一國儲君該有的姿態。

“人,還沒來?”太子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問伺候的近侍。

“回殿下的話,沒有!苯袒卦,身子弓的極低,就怕太子不知何時沒了耐性,拿他出氣。

“再探!碧拥暮眯那,一下去了大半。

而在莊子的一角,有一趟民房,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民宅一樣,完全不會把這里和莊子聯想到一起。

白薇坐在中間的一座小房子里,屋子里的下人雖然伺候著她,卻更像是看守她的人。

“我餓了,你去廚房那邊看看,怎么還不送吃食過來!卑邹钡囊暰一直盯著外頭,有期待也有緊張,還有兩分她自己不一定察覺的害怕。

其中一個丫頭應了一聲,出門去廚房催菜。

“我要吃水果,你去準備些,送過來!卑邹睂]走的丫鬟道。

“白姑娘見諒,太子爺命令奴婢們伺候姑娘,在小紅回來之前,奴婢不能離開姑娘身邊!毖诀吒I,語氣卻不卑不亢。

白薇心中惱怒,面上卻不做任何表情。

說是伺候,實際上就是監視,大家都心知肚明。

可以白薇的身份,又怎么能違背太子的意思?

“我的朋友呢?”沉默片刻后,白薇詢問道。

“楚公子在另一個房間里,白姑娘只管放心!毖诀吣芑卮鸬,倒是不吝嗇告知白薇,多余的話卻一句不說。

“我要見他!卑邹鞭D首,看向丫頭,認真的道:“我要確定他的安全,你去請示太子殿下吧!

丫鬟猶豫著,半晌才道:“奴婢奉勸白姑娘,還是不要在這個時候惹殿下不高興,否則姑娘的朋友,只能吃苦頭了!

白薇憤憤的咬唇,話說的這么明白,她還能如何?

閉上滿是恨意的眸子,白薇第一次后悔,當初不該那般任性的離開家,否則怎會落到這般境地,還要連累無辜的人?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九乐棋牌app九乐棋牌手机版下载 德州扑克术语短板 手机捕鱼赢钱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吉林11选5杀号技巧 七星彩预测 黑龙江十一选五 江苏快三预测号码今天 新浪棋牌微信红包 篮球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