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老爺你要相信我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什么?”顧武滿臉震驚,腦子里“轟”的一聲,炸開了,整個人暈暈乎乎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他想過很多人,唯獨沒有想過是于鳳兒!

“老爺!她們是血口噴人!我沒有!”

于鳳兒的手死死的捏著帕子,臉上滿是焦急之色,心跳加快,想要讓自己鎮定下來,然而卻越來越慌亂。

“老爺,我再怎么樣也不會對娘下手啊!我跟娘之間的感情,老爺你應該知道啊!”于鳳兒來到顧武身邊,手緊緊的拉著顧武的袖子,一雙眸子里已經有了水花。

“老爺,本來此事我們也不想相信是于姨娘所為,我雖然是孤女,但是好歹我義母教導了我許久,我也是知道如何管家的。”

“待我接手后,我發現了一些不對勁,便讓上弦去打聽一番,沒想到……”

雛菊故作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老爺要不先坐下來,于姨娘也不要著急,事情已經如此,自然是要查清楚的。”

“還有什么好查的啊,證據都在這了!”蝶兒冷哼一聲,“要我說啊,于姨娘還是坦白從寬吧,指不定老爺念在你們的情分上,會放過你呢!”

“誰敢!”里面,傳來了顧老太太的聲音,緊接著,就看到顧老太太在方姑姑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武兒!”

“娘!”

顧武連忙迎了上去,看著顧老太太頹廢的臉龐,瘦弱的身軀,一時之間,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武兒,不管如何,這個兇手一定要處死他!”顧老太太的手狠狠的抓緊顧武的手,一雙眸子里滿是恨意,“是他,是他害得我!我要讓他給我陪葬!”

嘶啞的聲音里包含著痛苦之色。

一句話剛說完,就干咳起來,一旁的方姑姑連忙小聲安慰著,拿著手帕給顧老太太擦拭,顧老太太捂著嘴,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看著手帕上的血跡,整個人都不好了。

“娘,你先別激動,您先去休息,這里有我,我一定查清楚!”

顧武連忙說道。

然而,顧老太太怎么會離開,示意方姑姑扶著她坐了下來,一雙眸子里散發著陰鷙之色,冷冷的看向在場的人:“不,我就在這里坐著,我要看看,這兇手到底是誰!”

顯然,此刻的顧老太太還是信任于鳳兒的。

顧武現在也緩過神來,嘆了一口氣,掀起袍子坐下后,才看向自己的妻妾:“你們先坐下,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停頓了一下,顧武繼續說道:“夫人,你說。”

蝶兒見此,撇了撇嘴,倒是什么都沒說。

一旁的于鳳兒想說什么,卻被沉璧給攔住了。

“姨娘放心,我已經讓人去通知二小姐了。”

沉璧小聲說了一句,于鳳兒松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雛菊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我接手管家權以來,便對各個院子里的補品查探了一番,特別是娘和李姨娘的院子。”

“李姨娘懷有身孕,自然要注重營養,而娘如今身體不適,更是一丁點差錯都不能有,我便請了大夫過來,李姨娘的補品倒是沒什么問題,但是……”

“但是娘的補品和藥中卻是被下了毒。”

顧武的眉頭狠狠一皺:“下了毒?”

“是,老爺,這毒大夫也說了,與娘如今所中的毒一模一樣。”

“就算如此,為何會跟鳳兒扯上關系?”顧武看向雛菊,一雙眸子里散發出犀利之色,似乎想要從雛菊臉上看出什么來。

然而,雛菊臉上的神色沒有任何變化,緩緩說道:“娘的補藥每一次都是沉璧將藥從廚房中端出來后,于姨娘親手送了過去。”

“為了查探,當藥剛出來的時候,我讓上弦拖住了沉璧,讓大夫查探一番,發現剛熬出來的藥是沒有毒的。但是之前我讓大夫查的是藥渣,而里面卻是有毒的。”

“為了更確定,我便帶著大夫來到娘這里,讓大夫檢查于姨娘遞過來的藥,卻發現里面被下了毒。”

“老爺若是不信,大可去詢問大夫便是。”

而聽到此時,顧武迅速說道:“也有可能是中途被其他人下了毒!”

“倒也不是不可能。”雛菊嘆了一口氣,“于是我便讓丫鬟和李姨娘一同跟著于姨娘和沉璧,一路上,并沒有其他人碰過藥碗。”

顧武的手猛地握緊,看向于鳳兒:“你有什么想說的?”

“老爺,我沒有!我真的沒有!”于鳳兒也知道此事根本無法辯駁,只能跪了下來,“娘,老爺,我真的沒有下毒啊!”

“娘,您知道我的,我對您從來沒有其他心思啊!”

沉璧看了一眼外面,卻沒有看到顧項燕的身影,咬了咬嘴唇,跟著跪了下來:“老爺,老夫人,我們真的沒有下毒,真的不是我們啊!”

“老爺,可能不是于姨娘吧。”雛菊臉上浮現出不忍之色,“但是這一路上,也只有于姨娘和沉璧碰了藥碗啊,哎……”

此時的顧武整個人都亂了,看著于鳳兒滿是淚水的臉龐,又看向一臉不忍之色的雛菊,一時之間,只能握緊拳頭。

“方姑姑,你應該知道于姨娘為什么要害老夫人對吧?”蝶兒似笑非笑的看著方姑姑。

方姑姑的心猛地一沉,臉上浮現出慌亂之色。

“方姑姑?”雛菊看向方姑姑,疑惑的問道,“如若方姑姑知道什么,還是趕緊說出來吧,以免冤枉了于姨娘。”

“當初我可是聽到了于姨娘跟沉璧說老太太的不是,說什么明明答應了要抬她為平妻,卻遲遲不與老爺說。”

“還說老爺冷血無情,居然讓她去頂罪。”

“又說老爺明明答應了此生不悔再納妾,沒想到……呵呵……”

蝶兒輕笑了兩聲:“當時于姨娘罵得可謂是格外的難聽,我還是不學了,畢竟我說了大家也不會相信,但是當時可不只有我一個人聽到,還有方姑姑。”

“不,我沒有,你別血口噴人!”于姨娘瞳孔猛地一縮,冷冷的看向蝶兒,“你再亂手,看我不撕爛了你的嘴!”

說著,直接站了起來,朝著蝶兒撲了過去!

一旁的上弦連忙擋住了于姨娘。

“天啊!老爺,李姨娘可還懷有身孕啊!”

雛菊滿臉的焦急,來到蝶兒身邊,給了蝶兒一個眼神,蝶兒迅速癱軟在雛菊身上:“夫人,我好暈,我好難受!”

“快,小翠,趕緊扶你家姨娘到老爺身邊去!”

雛菊連忙說道。

而顧武則是三步并做兩步的來到于鳳兒身邊,手狠狠的抓住了于鳳兒的手臂:“你做什么?”

于鳳兒臉色蒼白不已:“老爺,我沒有,你不要聽她們亂說啊老爺!”

“方姑姑,你說!”顧老太太轉頭看向方姑姑,眼里滿是凌厲之色。

方姑姑身體一顫,直接跪了下來:“老爺,老夫人,我,我的確是聽到了……”

于鳳兒哭泣的聲音戛然而止。

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方姑姑:“你……”

她明明給了方姑姑不少銀子,讓她保密!

“姨娘,對不住了!”方姑姑打斷了于姨娘的話,似乎是下了決心一般,“我的確是聽到于姨娘辱罵老爺老夫人。”

“當時只想著是于姨娘口不擇言,卻沒想到于姨娘卻真的下了毒!”

“老爺,當時于姨娘辱罵老夫人是個老不死的東西,還不如死了算了,也免得浪費了府中的糧食。”

“還說,她白費了那么多功夫討好老夫人,若是知道老夫人連一個平妻都給不了她,還不如當初給大小姐下毒時,也給老夫人下毒算了!”

“于姨娘還說老爺也是個負心人,明明答應了姨娘讓她成為當家主母,卻沒想到又納了李姨娘。”

“于鳳兒!”

聽到此的顧武怒吼一聲,一雙眸子已經充血,冷冷的看向于鳳兒:“你,你居然敢跟母親下毒!”

“我沒有!”于鳳兒尖叫起來,“老爺!我沒有,不是我!”

“啪!”

顧武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于鳳兒臉上:“我對你如何,你難道心里不清楚?為了你,我寧愿得罪丞相府!哪怕你是個妾侍,該給你的體面一點都不少!”

“更何況是母親,母親在我面前說盡了你的好話,你卻下毒毒害母親!是啊,就是你,當初可不就是你在我耳邊提醒我給敏蘭下毒?”

“好,好啊!

此時的顧武似乎突然間明白過來,一雙眸子里滿是恨意。

于鳳兒臉色蒼白得可怕,身體顫抖不已,一個勁的搖頭。

“老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于鳳兒爬到顧武腳邊,拉住了顧武的裙擺,“老爺,您相信我啊!”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她,她也想說方姑姑說得是假話,但是那些話她的確說過,但是都是氣話啊!

她怎么可能給顧老太太下毒,顧老太太可是她最為重要的籌碼啊!

肯定是方姑姑被收買了!對,就是這樣!

“方姑姑肯定被收買了!被她們收買了!老爺,娘,你們相信我,不是我啊!”

于鳳兒抬起頭來,臉上滿是焦急之色:“老爺,你相信我的對不對?”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重庆时时彩骗局 龙虎合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 恒大平台娱乐登录 广东快乐10分在线计划 顶帖能赚钱吗 168彩票最新版本 猎鱼达人3d炉子打法 AG开心农场基本走势图 天镜棋牌 时时彩后三6码做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