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黑夜幽靈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只要石雄等人商量好了,事情其實是很好辦的。

由于山奚敵人的屠殺,恒州百姓早就對其深惡痛絕了,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莫要說是征集馬匹,就是要他們上戰場,上到八十歲,下到七八歲的男人,只要能夠上得了馬,拿得動刀,都會群情激昂的跟著**與山奚敵人作戰的。

現在刺史大人要各家拿出自己馬匹為官兵所用,而且還開出了很優厚的條件,凡是愿意拿出自家馬匹為官軍所用的家庭,明年賦稅減少兩成,如果馬匹因為戰斗被殺或者是丟失,刺史府全額賠償的同時還將減少兩成的賦稅。

多好的條件啊!皇糧國稅,自古有之。現在恒州刺史為了抗擊山奚敵人,愿意為百姓減少賦稅,而且馬匹一旦被殺或者是丟失,刺史府也愿意給與賠償。

在這種條件的鼓勵下,刺史府上午發出文告,下午就征集了四千多匹馬。除了少量老的實在動不了的馬匹外,能用的也有三千多匹。

馬匹準備好了,將士們早就磨刀霍霍了。

“將軍,一切準備齊備,請將軍下令出發。”所有的事情準備好之后,張威來到石雄跟前對他說道。

石雄跨上戰馬對身后的**將士們大聲道:“眾將士,一直以來,山奚賊人放縱軍隊屠殺我大唐百姓,搶我財物,毀壞莊稼,搶掠女人和孩子。惡貫滿盈,人神共憤,現在我們已經發現敵人藏身的巢穴,我將率領你們沖進陰山,誅殺山奚敵軍。”

說罷,石雄拔出佩劍向前一揮,大聲喝道:“出發---”

在石雄的帶領下,張威等人縱馬跟在其身后,一路向著西北方向的陰山而去。

此時已經是快黃昏的時候了,夕陽把余輝灑在恒州城頭,把原本土黃色的城墻涂抹的像鍍了金一樣。

年過五十的恒州刺史站在城頭目送著石雄等人消失在遙遠的天邊。

帶著一腔的熱血,帶著殺敵建功的激情,石雄、張威帶領的大**隊很快就走出了幾十里地,現在大家高漲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了。

“主將,你不是說要化妝成突厥商人去刺探軍情嗎?要不我現在就命人給您化妝化妝。”行軍其實是一件很苦悶的事情,開開玩笑或許能夠調節一下沉悶的氣氛。

石雄斜眼看著張威,“張將軍,你給我記清楚了,我是主將,你是副將,不管到了什么時候都不要亂了規矩。再說了我作為本次出征的主將,當然要跟自己的軍隊在一起了。”石雄知道張威這是在拿自己開心,故意板著臉對他說道。

“好好好,末將一定牢記將軍的教誨,不再給您化妝了。”張威也故意對他笑著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石雄聽罷仰天大笑對張威道:“張威兄弟,我始終想不明白你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關鍵時刻咋能有那么多的鬼點子呢?而且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不急不躁的,還能夠把所有的事情處理的妥妥當當。為兄我真是佩服的很。”

對于石雄的贊揚,張威很能理解,也感同身受。

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處事經驗,那也是自己二十多年來經驗積累的結果,一個又一個事實清晰而明確的告訴他,遇事一定要冷靜。特別是當你的意見跟上級或者是領導相悖,堅決不能跟他硬碰硬,而是要采取更加高明的手段讓他順著你的意思改變。

失敗是成功的娘,娘的經驗就是人生的真理,一定要時刻牢記堅決落實。

說著走著,天不知不覺黑了下來,四周死一般的寂靜。除了遠處的狼叫,就是近處的野兔被突然到來的大軍驚醒,驚慌失措的逃向遠處。

“兄弟啊!不是說為兄我夸贊你,自從你來到幽州,這里的一切都開始改變了。”對張威來到幽州這一段時間的功勞,石雄是看在眼里,記在了心里,更是落實在了嘴上,時不時要把張威夸贊一下。

“石將軍謬贊了,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年輕時其實也是很貪玩的,愛唱歌,愛跳舞也喜歡喝酒。不過自從上次跟你們接觸之后,特別是當我看著你們幾個軍人在那樣熱鬧的場景中,竟然還能夠保持軍人的風姿,當時我的認識就變了。回到住處我常常在想人這一輩子總是要做一些事情的,不能等老了,回想一下自己這一生走過的路,最后才發現什么都沒有,若真是那樣,豈不后悔。”

說這話的時候,張威還是蠻真誠的。不知不覺中把保爾柯察金的著名言論就說出來了,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羞恥。

聽了張威的話,石雄也有些感慨,“兄弟你說的太對了,我石雄沒有多少文化,也不懂詩文,但是我喜歡打仗啊!別看我詩文不行,但只要戰爭來臨,我的智慧一點也不比那些整天舞文弄墨的人差。”

說完這些,石雄自己都不由得笑了,“兄弟莫要見外,我就是說說罷了,其實跟你比起來我還是差的很遠。就像這帶兵出征你就做的比我好,兩個人一匹馬,你就能夠想出胖瘦搭配,老弱搭配,高低搭配這等主意來。放著是我,或許會想到搭配,但絕對不會像你這樣精細。你呀簡直就是我的什么呢?”

到底是知識水平有限,石雄想夸贊一下張威,一時之間竟想不出更好的詞語來。

“將軍是不是想說我就是你肚子里的蛔蟲?把你所要想的都想到了。”見石雄急的那樣子,張威趕緊救急道。

“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石雄高興的說道,隨后一想他剛才說的什么呢,“張將軍,你剛才說你像我肚子里的什么,我咋不知道呢?”

蛔蟲?

蛔蟲這種東西在現代人張威的嘴里是出現頻率非常高的一個字眼,記得還在上學的時候,不管是誰只要一句話能夠說道自己心上,他立即就會說“買噶,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啊!對我的心思咋了解的如此清楚呢?”

當他來到大唐之后,這還是第一次使用,馬上就遇到了語言障礙。

人家大唐人不知道蛔蟲這回事啊!

就算是當郎中的多少知道一點,但也僅僅是知道罷了,未必就能夠說得清楚;對石雄這樣的武夫來說,就更不知道了。

為了避免文化層次差異再次引發沖突,張威于是說道:“我是說我就是你的心思,你想說什么我都知道。”

心思,蛔蟲?

這認識水平,也只能這樣了。

張威心想今后跟這些石雄這些說話還得注意了,不然自己說啥啥不懂,豈不等于白說。

“嗯--,張將軍說的對啊!你不僅是我石雄的心思,也是我大唐幽州大軍的心思啊!”石雄感慨的說道。

“將軍,前面有人過來了。”就在石雄和張威閑聊的時候,斥候突然說道。

啊?

二人不由得緊張起來。順著斥候所指的方向,張威看見兩個黑點越來越大,猶如黑夜中的幽靈向這邊奔來。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网赌骰宝 麻将万条筒具体怎么玩 斗战神30怎么赚钱 郑州宝龙广场娱乐 疯狂玩德州真钱版 黑色沙漠台服最快赚钱 斗牛配牌口诀 六肖彩霸王论坛 江西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开商城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