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說網 > 男生小說 > 蓋世

第七十七章 斷魂棍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閣下究竟是何人?”

嚴祿暴喝一聲,越眾而出,一步步地,朝著朱煥走來。

“呼!”

從他袖口,噴涌出一金,一銀,兩道燦燦靈力流光,兩道流光于其胸前交織,凝為一根雕刻著繁復金銀花紋的短棍。

那根短棍,沒有落入他掌心,就在他胸前漂浮,隨著他的腳步,而一寸寸往前。

“嗤嗤!”

他和朱煥中央的空間,如被異物擠壓,竟傳出不堪重負般的古怪聲響。

本來,還站在那片區域的李家,還有幽月城的試煉者,都突然覺得胸口發悶,不自禁地讓開道路。

讓開一條,嚴祿能沖向朱煥的筆直道路。

“不錯的器物。”

虞淵微微瞇眼,盯著那根短棍,輕聲評價:“嚴家的少爺,還算是聰明,畢竟能聽得進人勸。”

那根短棍,以什么靈材煉制,他看不出。

但在短棍被嚴祿喚出,他凝神去細看時,只覺得仿佛有金色、銀色輝芒,要透入他靈魂,要絞傷他的天魂。

他瞬間就明白,嚴祿這位帝國新月,手持的短棍,必然蘊含著能威脅到魂靈的力量。

“嚴家,竟然將家族至寶,都交給了他。”

蘇妍都分明有點震驚,盯著那根布滿金銀花紋的短棍,“嚴家就不怕,此物在隕月禁地遺失了?”

“嚴家至寶?”虞淵訝然,“對魂靈,是否也有針對奇效?”

“那根短棍,又叫斷魂棍,乃地級七品的器物。地級器物,按道理來說,唯有入微境和陰神境的修行者,才會發揮出全部威力。”蘇妍輕聲解釋,“我現在比較擔心,嚴祿黃庭境后期的境界,能否將斷魂棍的少許力量,給釋放出來。”

“斷魂,斷魂……”虞淵輕輕點頭,“看來我猜測無誤,這根短棍,還真能對付魂靈。”

“那朱煥,到底是怎么回事?”蘇妍別頭,望著在朱煥活過來后,始終淡定的虞淵,“他不像是陰神境。”

“我也還沒弄明白。”虞淵皺眉道。

也在此刻。

那位被龍形利刃,穿透胸腔,釘在巖壁的朱煥,慢吞吞地,伸手抓向利刃的把手。

于此同時,一幅無比詭異的畫面,也就此上演。

只見,他那被數百“銀電”穿刺滲透,如馬蜂窩般的細密傷口,一滴滴鮮血忽然回流。

滴滴鮮血,如紅燦燦的珠子,擠入他傷口,鉆入他體內。

連落地的鮮血,都一滴滴飛起來,水溶大海般,融入他體內。

而那些,在他脖頸,臉上,額頭的細密血洞,竟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愈合如初。

仿佛根本未曾受傷。

血肉軀身,短時間恢復,他抓向利刃的那只手,才緩緩發力。

龍形利刃,被他,一點點地拔了出來。

沒有鮮血迸射,那把龍形利刃,仿佛從木縫內,從刀鞘內被抽出。

朱煥,一直閉著眼,仿若夢游。

上方洞口,趙雅芙和一名嚴家族人并肩而立,呆呆地看著他,臉上的神情,極其不自然。

朱煥終于睜開眼。

其眼瞳深處,有點點綠色光芒,鬼火般點燃閃耀。

他目無表情地,抬頭看向趙雅芙,那把被他抓在手中的龍形利刃,則是突劇烈顫栗。

龍形利刃內,一縷縷龍息,如藏匿在其中的巨龍,被人給攥著龍頸抽打,被人給用力拉扯龍筋。

趙雅芙悶哼一聲,只覺得渾身穴竅內,響起巨龍的悲鳴聲。

憑借著和器物的感應,她知道有一股不屬于她的陌生力量,洪水猛獸般,沖入了利刃內,肆意破壞著其中,她溫養的龍息和靈力。

“嚴祿!”

虞淵在這一刻,揚聲高喝。

蓄力已久的嚴祿,有著默契般,兩手合十,似朝著朱煥叩拜。

兩掌前方,那根斷魂棍,棍上的金銀花紋,突然鮮活過來,繞著短棍環形轉動。

金銀環形花紋,轉動的那一霎,盯著那根棍子看的所有人,都覺的頭暈目眩。

天魂精煉的虞淵,最為不堪,瞬間頭痛欲裂。

靈魂,如被壓在磨盤上,隨著磨盤的轉動而被碾壓,痛的他差點要尖叫起來。

“呼!”

打著旋兒的斷魂棍,不急不緩地,朝著朱煥眉心撞去。

一種靈魂扭曲,空間塌陷的奇異感,在所有人心頭滋生。

在嚴祿和朱煥中央,被充盈的稀薄天地靈氣,頃刻間,被強行驅趕散去。

朱煥眸中的綠色光點,如深幽鬼蜮的惡鬼,一個接著一個蘇醒,一點接著一點閃耀。

他眼中,臉上,透出的表情,此刻是那般的冷漠,仿佛坑底的眾人,只是羔羊,只是祭祀用的牲畜。

——而非有血有肉有靈魂的同類。

“不是妖靈附體,便是魔物入身。”

虞淵心中有了判斷,向身邊的蘇妍輕聲說,“這樣看人的眼神,絕非同類。便是披著朱煥的人皮,他也不是和我們一樣的人。”

“妖靈?魔物?”蘇妍都吃了一驚,嘴唇輕顫,“不是,不是赤陽帝國的修行者?”

“肯定不是。”虞淵給出答案,也忽然憂心忡忡,“不是人,不是人族陰神附體,那就更加棘手難辦了。人的話,還能講講道理。妖靈和魔物,這類異物,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家伙。”

“嗤嗤!”

朱煥眉心,血肉綻裂。

斷魂棍只是遙遙地,瞄準他的眉心,他都遭受傷創。

洞口的趙雅芙,忽然敏銳地嗅到,屬于她的那把龍形利刃,內部龍息和靈力,不再被撕扯打壓。

“咻!”

龍形利刃被朱煥丟出,射向那根斷魂棍,要破掉棍尖的精煉魂芒。

蓬的一聲,金色、銀色兩層光華,如孔雀開屏,就在斷魂棍前方形成。

龍形利刃刺在上方,光華傳來刺耳的聲響,利刃哐當落地,其中的龍息和靈力動蕩混亂,動都動不了。

趙雅芙反而松了一口氣,知道那柄利刃,只要別在朱煥手中,都沒事。

“助我!”

兩手合十,死死盯著朱煥的嚴祿,低吼起來。

那根逼近朱煥的斷魂棍,變得越來越慢,每一寸的前行,都仿佛讓他耗盡心血。

朱煥眉心裂口,越來越大,額頭皮下的骨頭,都隱隱可見。

可朱煥的眼睛,并無一絲畏懼。

眼底的綠色光點,還在閃爍不停,還在凝聚邪力。

“你們照看一下他。”

蘇家的領袖,身穿著神羽天衣,在嚴祿求救之后,也往朱煥而來。

蘇家的那些族人,滿臉不情不愿,瞪著虞淵不吭聲。

“他,率先揭破了朱煥的嘴臉,單憑這點,你們就該暫時放下成見。”蘇妍道。

這么一說,那些蘇家的族人,才唉聲嘆氣地,稍稍靠近虞淵一點。

“諸位大哥大姐,那就勞煩了。”虞淵很沒有誠意地,拱了拱手,就當是打過招呼了。

“都小心一點,我去助嚴祿。”詹天象從幽月城那邊,也慢悠悠走出來,然后說道:“沒有針對靈魂的器物和法決,就別站出來獻丑了。”

事到如今,眾人也都大體看出,朱煥根本無懼血肉的痛擊。

因為,他早就死過了。

確切地說,大家都已經知道,另有別的魂靈,依附在朱煥體內,以朱煥的身份,以朱煥的身體來作惡。

……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聚哼游竞猜赚钱不 德克萨斯扑克免费下载 项目做一年不赚钱 快三用什么方法稳挣呢 黑龙江快乐10分软件 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开黑彩平台 二同号复式 北京pk10直播官方网站 76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