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針鋒相對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只見瀘劍止此刻緩步輕移走向仇鼎天,神色不卑不亢,嚴肅至極。懸在腰間的小劍佩飾,靈動的搖擺著。

玉劍隨風而動,隱隱透露出一絲純正至極的劍意。

眾人一看瀘劍止的神情舉止,暗道此子的不凡。而剛剛瀘劍止一只冷冷的望著棠醉,這一幕也被很多人看到了。

心中都明白了一些,想必這劍宗掌門的嫡子瀘劍止和劍閣圣子棠醉,此生必定多有宿命牽扯,只是不知道雖能更強一籌。

劍宗和劍閣本是就是一脈相承,仇鼎天見到瀘劍止的到來。笑著說道:“賢侄!”

瀘劍止并未答話,仇鼎天瞬間尷尬了起來。

楊玉能似乎早有心理準備,此刻光頭之上根根青筋暴露,仿佛在壓制著怒火。打圓場的站起身來,對著仇鼎天緩緩說道:“鼎天,此物可是十分難得之物。也是劍宗幾位長老聯手選出之物!”

楊玉能說罷,瀘劍止緩緩攤開手掌。

緊握在手掌中的一物,顯露在眾人面前,竟然是一枚種子!

這一枚種子,小如米粒。橢圓形狀,墨綠濃郁至極。周身靈力不斷運轉,木靈力瞬間磅礴的彌漫在大殿之中。

虬髯客一見此物,頓時咬了一下牙齒。雙眼露出一絲寒意說道:“云浮極果的樹種!”

虬髯客如此一說,聽過此云浮極果的在場之人,瞬間都驚呆了。要知道此物十分難得,雖然并非當世的八大名樹之一。

但是也是十分玄妙,難得一見之物。

云浮極果的妙用就是,此乃是伴生之物。只能和女子伴生,在女子嬰孩之事講精血滴入此云浮極果之中。

而后云浮極果十年一開花,十年一結果。種入精血之人,可吞服果實。天生魂魄之力,就可以非常強大!

而一旦認主之后,這一顆云浮極果就只能伴生一人。若要在衍生出新的樹種,必然要認主之人,問鼎元嬰才可以。

虬髯客說完之后,冷冷的看了楊玉能一眼。接著譏諷的說道:“楊玉能!你可真有膽量!此物乃是握師尊被圍攻致死,身上遺留之物!當年不知所蹤,此番竟然敢當著我的面拿出來!”

楊玉能此番前來,是受到劍宗幾位太上長老之名。自然知道這云浮極果的難得,也知道此物曾經出現過許多次。

但是都是虬髯客門派——俠客島嫡傳之物!一到大殿看到虬髯客,瞬間有些難受了,他必定要拿出此物,就怕虬髯客有一些不快。

只是沒想到虬髯客此番如此憤怒。

一時間仇鼎天拿也不是,不接過也不是,瞬間大殿的空氣凝結了起來,一股寒意從虬髯客身體中發出。

楊玉能光頭之上,根根青筋有些微怒的暴起。看著虬髯客有些無奈的說道:“虬髯客!我乃是奉劍閣幾位太上長老之名,獻上此物。至于來歷,本尊不知!若是你有所疑惑和不滿,可去找我劍閣幾位太上長老去問!”

虬髯客冷哼了一聲,直接一拍坐下的禪椅,頓時站起身來。滿臉的絡腮胡子,被怒氣激發的根根倒立而起。

紅色的臉頰,透露著濃濃的殺機。對著楊玉能直接點出一指,指力夾裹著濃郁的黑色靈力,瞬間來到楊玉能的身邊!

楊玉能不動聲色的探出左手,手掌微微旋轉了半圈。手掌之上瞬間出現了一個玉色靈力圓盤。

對著飛來的指力,強硬的接了下來。

碰撞在一瞬間發生,龐大的靈力瞬間綻開,破壞力十分驚人。眼看就要波及到四周,白無雙素白色的長袍,微微一動。

探出雙手將二人爆炸的威能,盡數吸收到白袍之中。此地又歸于平靜了,大殿之中的眾人,一陣慌張。

要知道虬髯客可是元嬰期后期的高手,而楊玉能雖然是元嬰期中期但是也是劍宗中,不可多得的高手。

更是修真者中十分強悍的劍修!

白無雙不悲不喜的看了虬髯客一眼,緩緩說道:“虬髯!你師尊當年被圍攻致死,你俠客島之物雖然遺失,但是此物也不一定是你師尊之物。近日賣我一個人情可好!”

白無雙說的非常明白,話語的分量也很重,要知道賣他一個人情,乃是天大的恩情。

日后若是白無雙回報這一個人情,恐怕價值會更高。而且此物本是送給仇鼎天的,倒了如今虬髯客是如何都拿不走的。

俠客島雖然高手眾多,但是劍宗的實力還是要更勝一籌的。

虬髯客冷笑的望著楊玉能說道:“今天就給白宗主一個面子!但是他日我俠客島必定去劍宗問個明白!”

楊玉能緩緩坐下禪椅,閉目不語起來。剛剛那一擊,不得不說虬髯客實力的恐怖!那黑色的指力,暗含著虬髯客的道。

若非白無雙及時化解,他恐怕也疲于應付。

瀘劍止將浮云極果遞給仇鼎天后,并未離開。而是不卑不亢的看著仇鼎天緩緩開口說道:“劍閣圣子,取了我劍宗傳承!必定要被我帶走!”

瀘劍止的語氣非常冷淡,仇鼎天面露怒色。這劍宗傳承乃是劍無憂所留,什么時候,輪到劍宗要來索要!

當年若非奸人作祟,劍無憂又何必身負重傷來到此處建立起青霜劍閣呢!

而且看瀘劍止的語氣,多半要帶走棠醉回劍宗,利用秘法將棠醉的傳承,強行分離取來,若是那樣棠醉必然修為大減,深知形同廢人也猶未可知。

再者說棠醉并沒有得到真正的傳承,只是得到了那神秘的黑色劍鞘而已!若是如此,只怕就露餡了!

仇鼎天冷冷的看著瀘劍止說道:“無理至極!本尊不和小輩一般見識!楊玉能!”

說罷,大喝了一聲楊玉能的名字。這一喝之威力,將瀘劍止震退了七八步,頓時瀘劍止一口淤血噴涌而出,隨后站穩身影。

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冷冷的看著仇鼎天。

楊玉能嘆了一口氣,再度站起身來。苦笑不止,他此番前來說起來真是苦差事。

一方面要帶著這瀘劍止,又因為獻禮浮云極果,得罪了虬髯客以及他背后的俠客島。

現在連仇鼎天都得罪了,但是劍宗早有約定,他也無可奈何。之所以能拿出浮云極果此等珍稀之物,也是有幾件事情相求。

每一件都是讓仇鼎天為難之事,但是楊玉能只能一一說出。

:。: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关东煮1游戏安卓版 九线拉王777水果游戏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网上玩龙虎实战技巧 足球买总进球数点球算吗 蚂蚁pt 一赔一赌博押注技巧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在万达什么铺面最赚钱 3d六码必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