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殺人放火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紅塵白浪兩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

到處隨緣延歲月,終身安分度時光。

休將自己心田昧,莫把他人過失揚。

謹慎應酬無懊惱,耐煩作事好商量。

從來硬弩弦先斷,每見鋼刀口易傷。

惹禍只因閑口舌,招愆多為狠心腸。

是非不必爭人我,彼此何須論短長。

世事由來多缺陷,幻軀焉得免無常。

在《憨山大師醒世歌》中說道:世間的紛擾爭斗漫無邊際,如茫茫的紅塵白浪一般,唯有忍辱柔和才是處世的妙方;舉頭三尺,便有神明,整日的勾心斗角,陷害他人,到頭來也只能是害人害已。

炊煙裊裊,日薄西山:

南吉村東頭,一家門戶大院中,只見張老倒背著雙手在院落中踱來踱去;此時,他面露焦容之色,時而揉著太陽穴,時而唉聲嘆氣,口中報怨道:“你說,連個小毛孩子都看不住,怎么就讓他給跑了呢,早知道把他鎖起來該有多穩妥。再說,這賊老天也是,昨夜里一個勁兒的打雷閃電,楞是沒給下一滴雨,眼看著明天便是三日之約,這可讓我如何是好……”

院落一旁,李老二眉頭緊鎖,他看著張老在院子里瞎轉悠,說道:“我說二伯,您就別轉了,都把我給晃暈了,這事情已然發生咱們再愁也沒用,既然那小乞丐跑掉了,我想肯定是抓不回來了;真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如此狠心,把大黃都給毒死了……”

此時,聽到李老二提起了大黃,屋中又傳出了翠蘭陣陣的哽咽之聲。這大黃雖是一條不出眾的土狗,但卻在這家中生活了十二年之久,打更護院,十分的聽話;而如今,這大黃楞是讓唐風用“三步倒”給毒死了,翠蘭如同失去親人一般,哭得甚是傷心。但這也不能怪唐風,誰讓你們這一家子想要害人來著呢。

說到翠蘭,到也是個坎坷之人。早在十五年前,她男人死于肺癆之疾,而膝下又無兒無女。那時,在山村中有個陋俗,十里八村的婦女們閑來無事喜歡說些家長里短,于她們在背后議論紛紛,說這翠蘭是克夫之命,結果一傳十,十傳百,這事兒就傳開了。

當時翠蘭正沉浸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之中,這等傳言對她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于是,在絕望之下,她立了貞潔牌坊,終生為亡夫守寡不再許人。然而,光陰流轉,往事如煙,她當真能熬得住這漫漫長夜么?

再說說這李老二,他本是村西頭老李家的二兒子,因為年輕時整天好吃懶做,游手好閑,還是個打爹罵娘的主兒,名聲十分的不好,所以這十里八村從未有媒人登門來介紹親事,結果一拖就是二十多年,現如今已經年過四十了,還是光棍一條。

都說這魚找魚,蝦找蝦,烏龜找王八。這李老二光棍多年,他早就對翠蘭起了色心,而且二人年齡又相差無幾,只比翠蘭小了兩歲,于私下里便尋機挑逗。

剛開始,翠蘭還極力的頑強抵抗,但這李老二是三天一挑水,五天一送柴,后來翠蘭實在招架不助他的軟磨硬泡,一來二去之下,終于被欲望突破了防線,二人私下里便勾搭連環起來。

要說張老,卻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小人,身為南吉村中地位頗高的長者,心中明鏡兒一般知道翠蘭和李老二這等茍且之事,他卻縱容不管,而且還處處利用這李老二去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這三人湊在一起,當真是一副世間丑態圖。

突然,李老二眼前一亮,對張老說道:“二伯,不如咱們把鐵拐李家的閨女給弄出來,他家的閨女剛好七八歲,而且他家女人沒的早,就這老瘸子一個,方便下手……”

“別說了,虧你想的出來,按輩分來說,那李瘸子還是你二哥,你怎么能把歪主意打到他身上呢,你給我過來。”張老怒氣沖沖的說道。

聽張老叫他,李老二不敢不聽,于是他站起身,來在張老近前。

張老一俯身,貼在李老二耳旁,小聲問道:“什么時候動手?”

李老二一楞,而后一臉壞笑,答到:“今夜子時……”

**************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夜過子時,這座村落又歸于原始一般寧靜沉寂。在茫茫夜色之下,一條黑影躡手躡腳的來在一處院落之外,仔細觀看,此人非是旁人,正是李老二。

眼前,殘破的院墻已經多年沒有修補,如同虛設。只見李老二身穿一身黑色夜行衣,高抬腿,輕落足,靜悄悄的來在了窗欞之下,聽了聽里面的動靜,屋中鼾聲如雷。于是他來在了屋門處,一伸手,從背后的腰中抽出一把殺豬刀,刀入門縫,向左側慢慢的撬動,屋內插著的門閂被一點一點的撬了開來。

來到屋內,他收起殺豬刀,又從懷中抽出兩只繡帕,繡帕中,早已混入了迷魂散。這迷魂散是用曼陀羅花磨成粉制成的,因曼陀羅花中含有莨菪堿,可使人肌肉松馳,汗腺分泌受抑制,能夠起到麻醉作用,所以往往被壞人用來煉制迷魂之物。

屋中,李老二雙手持迷魂帕,看著炕上熟睡的李瘸子和他家女兒,李老二把迷魂帕對準二人口鼻蓋了上去。這李瘸子正在打著鼾熟睡當中,口鼻被這么一堵,覺得十分的刺癢難忍,他突然撲凌一下坐了起來。

黑暗中,李瘸子睡眼惺忪,二目呆直,他看著對面影綽綽站著一條人影,才覺得事情不對,頓時嚇了一身冷汗,大聲喊道:“你是誰?”

這時,李老二也給嚇了一跳,他本以為能輕而易舉的迷昏二人,沒成想這李瘸子反應這么快,一時間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應對。

此時,李瘸子嘴里一邊吵吵一邊摸出了火鐮,他想看看這黑暗中的賊人到底是誰。他這一吵吵不要緊,可嚇壞了李老二,情急之下,他丟下迷魂帕,從腰中撥出殺豬刀,壓著嗓子,對著李瘸子說道:“別吵吵,再他媽吵吵我宰了你。”

本來這李老二的膽子也不大,也沒殺過豬宰過羊,他只想拿出刀來嚇唬嚇唬李瘸子,不成想,他這一句話反被李瘸子給然聽出來了。

“你,你,你他媽是李光棍,好啊你個李老二啊,你大半夜不睡覺跑來偷東西,看我不打斷你狗腿”,這李瘸子以為李老二是來偷東西的,但也沒猜錯,是偷東西不假,但他不知道,這李老二偷的是人。

李老二一看對方認出了自己,知道事情已經敗露,他扭頭就想跑。突然,李瘸子一把拽住了他的后脖領,道:“李老二,你他媽別跑。”

此時,李老二被抓了個現形,他心急如焚,頭上已經見了冷汗,于是他轉過身,雙手一推,想把李瘸子給推開,但他忘了,自己手里還拿著一把殺豬刀呢,只聽“噗嗤”一聲,一尺多長的殺豬刀沒入了李瘸子的心口處,只剩了一把刀柄在外。李瘸子心口中刀,連哼都沒哼一聲,倒在了血泊當中,當場斃命。

“啊,殺人了,我殺人了。”李老二內心一陣的驚恐,此時,他兩腿打顫,冷汗直流,癱坐在李瘸子家的屋地上。他坐在地上思前想后了片刻,最后,終于把牙一咬,心一橫,去他娘的,一不做,二不休,我直接燒了他家房子不就死無對證了么。

隨后,李老二從腰間解下之前準備的大口袋,把昏迷不醒的孩子裝入口袋中,他又進屋,拾起剛剛掉在地上的火鐮,找了些舊衣破布,一把火就放了起來。

夜色下,李老二抗著一個大口袋向村東頭倉皇遁去,身后,火光沖天……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江苏快三助手走势图 竞彩500 现金棋牌大全水浒传 捕鱼白龙青龙可以猜几次 网上赌百家樂龙虎有假吗 靠快递费赚钱 pk10全天人工计划网 11选5计划苹果手机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不用投资免费教你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