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暴怒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失了心智的李淺墨一時間異常兇悍的揮舞著燭龍刀砍殺著那些實力還不到升靈境的雜兵,瞬間便沖出了幾百米,她的身后斷肢殘臂,血流成河。

但是每當她陌刀揮舞一次,又會有更多的士兵悍不畏死的沖上來將她包圍,雖然她在不停地斬殺,不停向著王振番的方向前進,但她的身畔卻是一直圍滿了向她不停進攻的敵軍,片刻功夫后,她那如凝脂般的肌膚之上已是遍布傷痕。

小川不由的大為焦急,他先前僅僅落后了李淺墨一步而已。但是在李淺墨那狀如瘋魔的砍殺之下,二人的距離卻不停拉開,小川的身畔同樣圍滿了眾多敵軍。

“媽的!”

小川情急之下大爆粗口,不再有任何的保留,水屬性圣物的精純之力借由體內靈脈瞬間傳遍全身。緊接著一道炫目的藍光閃過戰場,小川方圓百米內的敵軍全部在瞬間化為冰雕,繼而粉身碎骨。

小川終于有了喘息的空間,他猛然縱身躍至淺墨身前,一刀替她斬碎敵人之后猛然回頭,“淺墨姐,冷靜些!”

一道深藍色光線由他的眼中閃爍而出,徑直射向了李淺墨的腦海。

一道冰冷的氣息瞬間綻放于淺墨的腦中,她的意識終于猛然間驚醒過來,下意識的收住了那幾乎要砍在小川臉上的長刀。

“龍鱗妖甲!”

小川手中陌刀不停,一個橫掃將沖上來的敵人砍飛,再次出言提醒著淺墨。

李淺墨此刻終于明白了小川的意思,曼妙的身軀之上忽然光彩一閃,細密的鱗甲瞬間覆蓋全身,她橫刀一擺便與小川并肩戰于一起。

“何故?”

大戰之中,小川簡單粗暴的向淺墨詢問。

“仇人!”

“何處?”

李淺墨聞言陌刀之上忽而靈光大放,一道仿若烈日般的赤紅光刃向著遠處某個方向飛速射出。

“就是那最強之人!大內總管王振番!”

自小川以圣物之力爆發寒冰攻勢之時王振番已然注意到此處,那種令他都能深感不安和恐懼的純凈力量在他眼中實在太過明顯。

這與實力無關,而是能量靈力的等級,在這天下間絕對無人能出其右。

李淺墨全力發出的星流霆擊在王振番的眼中急速放大,然而他卻沒有任何防御的打算,他那蒼老而渾濁的小眼睛中露出一絲異常興奮與貪婪的目光,繼而身形瞬間消失。

那猛烈的星流霆擊穿過似乎還留在原地的殘影,轟在空出,濺起一片飛砂碎石。

而王振番已然到了小川與李淺墨的面前。

小川未曾見過王振番,此刻方知李淺墨所謂的仇人竟然是剛剛瞬間擊敗周三金及隼烈的這位看起來仿若風燭殘年的絕世高手。

“還我師傅命來!”

李淺墨正是仇人見面,她根本沒有顧忌任何實力上的差距,手中燭龍刀一擺,赤紅色靈光閃耀,滅帝印瞬間發出轟向那近在咫尺的王振番。

“比起李成蹊,這燭龍滅帝印實是差勁的很!”王振番望著那十分眼熟但是卻威力小的不可以道理計,他輕輕的抬起手來,那印記瞬間泯滅。

“嗯?”

然而下一刻他卻看向了另一側,一道散發著極度寒氣的印記接踵而至。

雖然明知那人實力高深莫測,但小川也斷然不能讓李淺墨獨身赴險,他緊隨其后,一招同樣的冰屬性印記對著王振番轟了過去。

王振番似乎有些呆滯的看著那呼嘯而來的燭龍滅帝印,毫無措施的任由它轟在了身上。

見到符文在王振番身上轟然爆裂,小川反倒是一愣,成了?

你個老小子敢托大?即使你是厥靈境強者,這圣物的冰寒之力我就不信你還能免疫不成?

寒潮狂涌,藍色冰屑四濺,終于露出了王振番的身影,他已經被一層藍色的堅冰覆蓋。

然而小川尚未來得及興奮,“咔擦”的斷裂之聲便不絕于耳,那向來無往不利的藍色堅冰瞬間破碎,王振番抖了抖身上的冰屑,向小川邁出了一步。

“好好好!”

他的表情和語氣異常激動,剛剛的感受令得他已然確定,面前這看起來異常年輕的將領竟然能夠身懷如此重寶!

“好你妹!”小川一聲大喝,手中的藍色陌刀劇烈震顫起來。

然而王振番似乎不再想給他出招的機會,那枯瘦的手掌微微揚起,灰色的指甲之中血色光芒一閃,一道澎湃異常的靈力風暴猛然沖向小川。

“走!”

李淺墨一聲輕喝之后悍然擋在了小川面前。

然而只是與那風暴接觸的一瞬,身披龍鱗妖甲的李淺墨便劇烈的噴出一口鮮血,后被遠遠轟飛,那風暴威勢不減,繼續向著小川席卷而來。

“淺墨!”小川大驚失色,轉頭望向著淺墨飛去的方向,心中大為擔憂。

“速走!”

又是一聲暴喝響起,一道白色身影仿若穿越了空間出現在小川面前,手中白色光刃閃過,將那風暴一斬為二,終是化解。

在十一先生這雷霆一擊的掩護之下,小川終于得以脫身沖向李淺墨。但卻見她氣息微弱,重傷昏迷。

“混賬,混賬,混賬!”

望著那口鼻之中仍在不停向外滲出鮮血的李淺墨,小川只覺自己的心竅仿若瞬間墜入冰冷地獄,而全身的熱血和靈力卻直沖腦海,他不知自己已經多久未有如此暴怒,他宛若瘋魔一般發出歇斯底里的一聲怒吼,一道難以察覺的青金兩色光芒由心竅之中猛然爆裂融入靈脈。

小川體內那唯一的靈脈仿若江河決堤,巨浪驚天,瞬間擴張數倍,小川的氣息猛然劇烈膨脹,一股冰藍色寒光自他身上沖天而起,仿若架起了一根擎天巨柱。

光柱直射天際后猛然炸裂擴散,整片雁翎關區域均被在這巨大的藍色云彩覆蓋,天地間溫度隨之驟降。

所有人皆是驚恐的望著這恐怖一幕,完全不知是如何狀況,但是那天空之上傳來的凜冽氣息竟比先前厥靈境高手交戰時更為恐怖,那肆虐的極致寒風甚至連靈力都無法防御,幾乎要將人的靈魂凍結。

“這,這是小川?”

拼命抵抗著那迎面而來的恐怖寒流,冷遙沁大驚,不由看向她大哥冷遙清。

“為何這小子突然爆發出如此強悍的力量?”柏月白同樣花容失色的望著那沖天而起的藍色光柱,小川身體當中忽然爆發出的這股強悍異常的能量竟然令她這升靈境巔峰的強者都忍不住的心悸。

“似乎是瞬間引爆了某種隱藏于體內的極為可怕的力量,他的境界已經飆升至升靈境的之上了!崩溥b清也神色冷峻,“我們速去,先將殿下救回,如此狂暴的力量恐怕小川難以控制!

冷遙清說完身影瞬間消失。

下一刻他已然來至小川及淺墨身邊。冷遙清覺得此處簡直冷到可以將一切生機斷絕。好在小川似乎并未喪失神志,一道藍色的靈力護罩正將李淺墨護于其中。

“帶她走!”感受到冷遙清的靠近,小川有些艱難轉過頭來說道,“越遠越好!

“你自己小心!崩溥b清向來都不會感情用事,他有些意外的看了狀態正熾的小川一眼,隨即迅速轉身帶著重傷的李淺墨回到了雁翎關中眾人的身邊。

“老王八,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隨著冷遙清帶著李淺墨離去,那藍色光柱發出一聲劇烈的爆鳴,繼而再次擴大。

小川的靈力仿若深不見底般繼續膨脹,天空中的那奇異云朵也愈加的深邃,而此片天地的溫度同時也底得無法想象,但更可怕的是卻依舊在不停地繼續下降,似乎沒有底線。

“住手!不可再繼續下去!”

十一先生察覺到了小川的劇烈變化,他趁王振番愣神的瞬間來到小川身邊想要阻止他。

十一先生知道小川是在異常暴怒之下激發了自身的某種神秘力量并與體內的水屬性圣物產生了共鳴。

倘若他在繼續壓榨下去恐怕會對他的靈脈和身體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傷。

“這點實力,恐怕還傷不到他!”那冰藍色光柱中的小川沒有聽從十一先生的話,他依舊在不停地震動著靈脈壓榨著心中圣物的力量。

“還不夠……”小川痛苦的**了一聲,“都給我出來!”

繼而他又發出一聲痛苦的怒吼。

一道有別于那深藍色圣物之力的淡青色光芒隨著這聲怒吼從他身后猛然迸發,那青色光芒之上附帶著淡淡金光,宛若一對正在燃燒的羽翼。

“這……”

十一先生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幕,隨即他那萬年不變的表情之中忽而涌現出了一絲狂喜之色。

“好小子,真不愧是……哈哈”,十一先生目光灼灼的望著小川背后忽然出現的青金色羽翼,竟然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而大喊起來。

小川不知自己發生了什么,只覺得伴隨著自己持續不斷的壓縮與發力,自己的血液之中似乎激發出了一些東西,雖然自己控制了極其可怕的寒冷能量,但是他自己的身體卻是燥熱難耐。

某一瞬間,血液中的龐大能量忽而涌向了后背,仿若找到了什么宣泄的地方一般。而此時,也正是十一先生激動之時。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黑龙江快乐10分开奖 脱兔电竞比分网 青海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六肖中特期期准 王中王122期 牛牛怎么玩 重庆百变王牌 ios10模拟城市怎么赚钱 爱波网竞彩比分 购彩网手机版下载安装 广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