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 拜師李靖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對于李靖的突然開口,長孫晟似乎并沒有感到多少的意外,只是笑著點了點頭,便在這里停下,也沒有問李靖想要他見證什么。

“韓成!

李靖見長孫晟同意之后,便扭頭看向站在一旁的韓成,出聲說道。

這是自從他與韓成相見之后,為數不多直呼韓成的名字,以往都以小友或者是小子來稱呼。

至于是小友還是小子,這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站在一旁的韓成,猛然聽到李靖這樣喊自己,正在心里猜想李靖想要做什么的他,稍微一愣,便施禮道:“末將在!

“老夫準備收你為徒,不知你意下如何?”

李靖看著韓成笑呵呵的問道。

韓成之前顯然沒有意識到李靖所說的讓長孫晟做見證的就是此事,也從來沒有想過李靖會收自己為徒。

不過他還是非常干脆的答應了下來。

“小子愿意!

聽到韓成的回答之后,笑呵呵的李靖臉上的笑容就變得更加濃郁了。

那雙一會兒鷹爪、一會兒虎爪來回變換個不同的手掌,也變得平靜下來。

“哈哈,愿意便好!

李靖顯得有些開心的說道,拍拍手就有人搬來桌椅,顯然是早有安排。

韓成抬頭看看李靖,忍不住的微微吸吸鼻子。

這架勢,這陣仗,還當著這么多的人的面直接問出來,我敢不同意嗎我?

見過收弟子的,卻沒有見過這樣收弟子的,簡直都可以跟宋明時代的榜下捉婿有上一拼了。

在韓成不斷的吐槽之中,李靖大馬金刀坐在了搬來的椅子之上。

而韓成也在長孫晟的指點下,跪在李靖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口中稱頌:“老師”

李靖捋著胡須高高興興的應答了一聲,又從邊上管事的手中接過一個匣子遞給韓成:“這是為師平日里閱讀兵書所得的一些心得體會,你拿去觀看一下!

李靖說的輕飄飄的,在場的不少人對于這樣的禮物并不在意,韓成卻不敢怠慢,趕緊雙手接過。

知道李靖在歷史上曾經取得過多大成就的他,對于這樣的禮物升不起絲毫的輕視之心。

韓成跪在地上給李靖叩了頭,口中喊了老師,李靖應下并給了禮物,這場在多人共同見證之下的拜師禮也就算是的完成了。

從此刻開始,李靖便成為了韓成的老師,韓成就是李靖的弟子。

韓成這個出身貧寒的人,也算是往關隴門閥這邊挪動了一下步子。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大不知……”

在韓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李靖忽然詩興大發的開始朗誦起莊子名篇《逍遙游》。

“你已成為中男,還不曾取字,今日為師給你取一字,就叫做鵬飛,愿你能如同鯤鵬一樣,乘風而起,扶搖九萬里,為我大隋盡心竭力,立下功勛!

朗誦了逍遙游前面一些話之后,李靖這樣笑著對韓成說道。

鵬飛?

幸虧不是鵬舉!

這兩個字自己可真是擔不起。

韓成心中這樣暗自慶幸。

同時心里也忽然浮現出來兩句話——閣下何不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嗯,簡單概括一下就是,你這樣強,咋不上天呢?

也幸好現在不是‘清風不識字,何故亂翻書’的我大清,不然就憑李靖說的這些話,以及給自己起的這個字,說不得自己這對剛剛成為師徒的人,要一起到黃泉走上一遭了。

至于敢在金殿上咆哮的大將史萬歲,若是在我大清,不要說在金殿上咆哮了,單單是這個名字,就足以再掀起一場砍掉無數人的大案了……

“哈哈,好!”

作為見證人的長孫晟在一旁笑著拍手,很是開懷。

他滿意的看了一眼李靖,自己昨日的心思算是沒有白費。

拍手叫好之后,就順勢從腰間解下一枚玉佩放到了韓成手上,作為賀禮。

其余在這里觀禮的人見此也都紛紛解囊,給韓成送賀禮。

那個叫做阿史那胡涂的突厥人也給韓成送上了一枚鑲嵌著寶石的小刀。

看著這頃刻間就收到的諸多價值不菲的禮品,韓成忽然間就升起了拉住這些人不讓他們走,自己再重新拜一遍師的沖動。

同時也暗暗記下了另外一件事。

這件事就是以后絕對不能瞎湊熱鬧,特別是拜師之類的熱鬧,這弄不好就會讓自己損失不小……

簡單到拜師儀式結束之后,李靖、韓成這對師徒對眾人進行了感謝,然后便送他們離開,一直送到城北十里處才止住腳步。

沒有灑淚相別。

韓成倒是想要擠出一些眼淚,只可惜沒有劉皇叔、宋江之流的本事,也只能是作罷。

不過等到時間自己要是有孩子了,倒是可以拿著往地上摔一摔。

這樣不靠譜的想法剛剛浮現,就被韓成笑著搖頭給甩出了腦海。

一方面是因為劉皇叔雙手過膝,人家摔孩子給往地上放孩子沒什么區別。

另外一方面則是擔心萬一一個操作不當,也將自己未來的的兒子摔成傻小子……

不靠譜的想法滿腦子亂飛之中,韓成隨著李靖一起返回到了李靖府上。

“至尊賞賜了你一柄馬槊,你應該不會使用吧?且隨我來,先與你簡單的講述一下使馬槊的關鍵,免得使那樣一柄利器蒙塵!

有了師徒的名分之后,說話辦事就是不一樣,李靖也不再如同之前那般在喊小友或者是小子之間來回糾結了,說話也不用繞圈子,很是直截了當。

而且整個人也都變得極為大方,前腳剛剛送出去了自己的兵書心得,這才沒過上一會兒,就開始主動提及教授韓成馬槊的事情了。

聞聽此言韓成不由大喜,他這段兒時間一直都在為如何使用馬槊而苦惱,也曾升起向李靖討教的想法,但想起這個時代人大多不肯輕易傳授別人本領的事情,就只好先將之壓下了。

此時聽到李靖主動提起,那自然不敢怠慢,連忙應下。

李靖便親自取了馬槊在手,領著韓成往后花園而去……

書客居閱讀網址: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nba比分直播迅盈 任选9场最高奖金排行榜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黑龙江11选5前三 广东时时彩开彩结果 江苏快3 快乐10分网站 欢乐生肖时时彩前中后三走势图 nba比分最高的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