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逃脫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為了讓維恩沒有后顧之憂,能放開手腳去面對奧茲曼那過于明顯且直白的挑釁......

同時也為了能讓她好不容易創造出的機會確確實實起作用......

艾倫沒有絲毫猶豫,當即便抱起重傷昏迷的里維莉亞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那里。

然而瞬間他見到的是填滿整個視野的濃煙——就在轉頭的那一瞬間。

“嘁!”

此時此刻,即使好幾次想要忍不住折返回去幫忙,可事到如今,僅存的理智卻并不允許他那么做。

可是事實上就算是自己現在真的折返回去了,又能做到什么呢?

恐怕憑現在的自己,什么也做不到吧?

但是,以這傷痕累累的身體保護里維莉亞還是能做得到的。

而這毫無疑問也正是維恩想要他竭盡全力去完成的事。

“......”

尤娜這個時候也低著頭,一言不發似的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只顧控制著輪椅向前走著——

“到底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為什么......?”

不明白......

這恐怕是此時此刻的她最想要弄明白的事。

然而現在的自己卻不得不接受此時此刻這種狼狽不堪的處境,實在是太不甘心了!

同時在另一邊,奧茲曼正對著無力再戰的布倫希爾德大肆蹂躪——

事實上他早就想要這么做了!因為......

沒錯,自從被維恩還有雷米爾從初代戰術機適格者測試人員名單中剔除的那一刻開始......

他就時時刻刻都在夢想著這一天;這一刻的到來!

當然這其中的理由,維恩自然是比任何人都要更清楚的。

只是她沒有料到,那次的事居然會引起奧茲曼那么大的不滿與怨恨,以至于他事到如今都耿耿于懷——

“奧茲曼,那時候的事,你真的有那么恨我嗎?”

“是,我永遠都不可能忘記你給我的恥辱!”

說罷,朝著布倫希爾德的臉再次狠狠地踹了上去!

“......”

恥辱?在聽到他用這樣的詞形容那件事的瞬間,維恩不由得再次露出了無可奈何似的表情。

“你的性格太過于沖動,作為測試駕駛者卻屢屢要求當時還是初代的戰術機達到完美無缺的地步......”

“甚至還在模擬實戰中因為個人情緒居然對同伴破口大罵——”

“還在一氣之下將測試用的戰術機付之一炬......”

“你覺得,那時候的你真的適合作為測試駕駛員嗎?”

“說到底那時候的你,只是個會任性胡來的小鬼罷了!”

“可惡可惡可惡——!你到現在還要那么說嗎?!”

漸漸的,他越發怒不可遏......

而事實上,維恩這番話僅僅只是指出了他性格上根深蒂固的缺陷而已。

也就是說,這些都是可以彌補的,但是......

讓她決定最終把奧茲曼換掉的——

更大的原因其實是在于他不懂得如何與伙伴們建立信賴關系以及團隊意識。

簡而言之也就是說,他自始至終都固執的認為自己不需要同伴!

而且只相信自己......

這毫無疑問是致命的!

沒錯,這種同樣根深蒂固的不合群,以及難以置信的自負,才是他最終沒能通過最終選拔的原因。

“為什么不可以?!”

“你現在也看到了吧?就算是當初被你們否定到那種程度的我也是能駕駛戰術機的!”

“......”

盡管維恩覺得,即便現在的自己搬出多少正論他都不可能聽得進去,但是唯獨這一點她不得不承認......

因為,現在的他確確實實證明了自己也能駕駛戰術機。

“的確,那時候的我的確小看了你的才能——”

維恩話音剛落的瞬間,耳邊便傳來了他那肆無忌憚般的笑聲。

就好像在明確的告訴她......

事到如今自己的目的早就不是為了獲得認同那么單純了。畢竟他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小鬼了!

所以這一次奧茲曼有著更為遠大,同時也更為“可怕”的理想!

說到底那才是他忽然發動這次行動的目的所在。

沒錯,這次,他想要的是支配,也就是說,他想要讓所有人都臣服于自己的腳下!

為此,必須想辦法逃離這個地方;這個世界!

當然關于這一點也不是此時此刻才開始有苗頭的,而是從這家伙還是個少年時就已經暴露了......

“是嗎?但是你難道不覺得如果沒有人支持而一意孤行的話,那只是單純的訴諸暴力而已嗎?”

“那又如何?”

“什么?”

他的滿不在乎,頓時讓維恩非常難以置信......

而同時奧茲曼當然也知道自己正在實施的到底是一場什么樣的行動。

這是理所當然的,此時此刻的他早已經不可能再去在意“具體手段”這種事了。

在他眼里只要能達成目的就好了!

至于在整個過程中到底要犧牲多少人這種事——

“無聊,那種東西誰會在乎?”

為此,第一個遭到毒手的便是從以前開始就成為他眼中釘肉中刺的......

圣殿騎士團的最強十二人。

“那家伙,一周前在家中擺下盛宴,將我們都叫了去——”

“當然,我們都以為那只是一場單純的壽辰宴席,但是沒想到那家伙居然在給我們的酒菜里做了手腳......”

“做了手腳?難道那家伙......?”

艾倫露出苦笑點點頭。

“也就是說,那些酒菜里都被事先混入了能使人無力化的藥物,而且劑量還不僅僅是一點點!

——很顯然,這是一場鴻門宴。

“你一開始就察覺到了嗎?”

他搖了搖頭......

“如果一開始就察覺到了的話,我就不會讓大家去了——”

僅僅是這一句看似輕描淡寫的話,也能確確實實體會到他現在到底有多么沮喪了。

如果自己能搶先一步察覺到的話,說不定就能避免這樣的狀況發生了。

而事到如今顯然,無論再說什么都為時已晚。

“對不起......”

聽完他的敘述,尤娜也難掩吃驚與自責。

“等等,尤娜小姐......這并不是你的錯!”

眨眼間,他對于尤娜向自己道歉的理由顯得很費解......

“我之所以道歉,不是因為你說的那件事,而是因為現在的狀況——”

她話音剛落的瞬間,艾倫眨眼間便明白了她之所以會露出這種表情的原因。

“要不是我現在身體變成了這樣,只能借由輪椅活動,你也許就不會弄得像現在這樣遍體鱗傷了!

她大概是想要表達這個意思吧?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的尤娜認為現在的自己只是個盡會妨礙別人的“累贅”。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對于艾倫來說,他可從沒這么想過!

“不是這樣的,你并不是什么累贅!”

“什么嘛,否定得這么理直氣壯,你根本不了解我吧?”

“......”

對于這一點他不得不承認,但是這與自己想要救她并不矛盾吧?

“確實我可能并不了解你。但是,這也并不代表它會成為我放棄你的理由吧?”

如果用這種敷衍了事的理由放棄了近在眼前......

明明能拯救的人,可能就連艾倫自己都沒辦法原諒自己。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有任何人在自己面前,因為任何理由......簡簡單單的死去而已!

沒錯,某種程度上這只是自我滿足。

但是他對尤娜說的那些話,也絕不是想要敷衍她這么簡單。

說到底他只是想要盡全力去保護能保護的人而已——

“哥哥,加油哦?你的話一定能做得到的!”

這時候艾倫將自己一直以來戴在脖子上的掛飾取下來給尤娜看......

“這是?”

那里面放著一個......扎著雙馬尾的,小女孩兒的照片。

這家伙難道說是——

“這是我妹妹,她在早前獸的侵襲過程中也不幸成為了受害者,現在已經不在了......”

所以,尤娜此時此刻到底是什么樣的心情,他就算是不能完全感同身受,也能夠體會到一部分的。

“我不想讓你,變得和我妹妹一樣不幸。那樣的話肯定會......有人傷心!

沒錯,就像那時候的我一樣。

“對不起,哥哥......請連同我的份一起去,拯救那些你能拯救的人吧?”

“你的話,一定能做到的——所以,別哭了......”

那時候被送到醫院的妹妹,已經血肉模糊——就像是遍布裂痕的玻璃瓶似的,一碰即碎!

“求求你,求求你們救救她!”

被拒絕了一次又一次,可即便如此,艾倫也只能背著血流不止的妹妹......

就像這樣,一家家醫院的嘗試!

“現在這種狀況下,我們顧著自己還來不及呢!去去——!”

然而他得到的,都是這樣的回答。

“哥、哥哥......已經夠了吧?再繼續下去的話,連你也會......”

“沒事的!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哥哥一定會救你的!”

所以別說這種喪氣話!

“謝謝,哥哥......”

那時候的自己只能任由泉涌似的悲傷,不斷地蹂躪著自己。

“還有,不能再繼續陪在你身邊,真的對不起!

被瓢潑大雨淋得渾身濕透的妹妹,聲音越來越微弱......

“音,拜托你了!堅持住啊,再堅持一會兒就行了!”

頓時,艾倫感覺嗓子疼得直冒火似的!不過此時此刻,他才不會在意這些!

“嗯......我......知道了!

——明明,該說對不起的是自己這邊!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拜托了,誰都好......救救她!

別再,別再從我身邊奪走任何東西了!別奪走她啊......!

“拜托了。!”

然而他那拼了命的吶喊;祈禱就仿佛像是床頭放著的那束漸漸凋謝的桔;ㄋ频,沒有被任何人聽見。

而就在妹妹完全像是睡著了似的閉上眼睛的剎那,夜幕也正巧完全褪去了。

背上原本應有的重量也......

“音?音?!喂!回答一聲啊......音。!”

然而那一刻,艾倫感到了仿佛整個身體都被掏空似的無力感......

“是嗎?她......是你之所以會加入騎士團的原因嗎?”

——他無法否認這確實是最重要的原因,但是事到如今遠不是僅此而已了!

確實,最初開始的確是為了向那些家伙復仇才加入騎士團的,而且對敵人也從沒有手下留情過......

但是現在的自己已經與那時的自己不同了。

——為了防止同樣的悲劇再度重演,同時也為了盡可能不讓更多的人變得不幸......

基于這樣的理由,此時此刻他才會在這里。

“抱歉,我不該擅自猜測你......”

啊,原來一無所知的是自己啊。察覺到這一點的同時,尤娜立刻老老實實道歉了。

“沒事,雖然這家伙離開的那段時間,我確實是因此頹廢了好一陣子!

“但是......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

然而對于這種說法,尤娜即便無法認同,也只能接受了。

因為,如果他真的已經不在意了的話,就不可能還一直帶著這個掛飾了......不是嗎?

“總之現在我們得盡快到安全的地方去——”

“事到如今還有什么地方能稱得上是安全的?此時此刻恐怕整個米德加爾特都落入那家伙手里了吧?”

面對她的疑問,艾倫既無法反駁,也無法否認。

“先去我在郊外的藏身處吧!

然而也不能因為這樣的原因,就順理成章地放棄。那樣太過于窩囊了——

“誒?你有藏身的地方嗎?”

“嗯,那里不太容易被發現,也有充足的食物和水。以及藥物......”

緊接著在征求了尤娜的同意后,三人便直奔艾倫現在的住處。

之后經過了一周的調理,里維莉亞的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了......

于是三人開始商議怎么把騎士團其他成員救出來——

如果要想辦法阻止奧茲曼的陰謀的話,他們毫無疑問是必要的戰力。

“教授,你真的沒事嗎?”

“我什么事都沒有,這已經強調過很多遍了吧?”

在里維莉亞一再堅持下,艾倫放棄了想要勸她休息會兒的念頭,并再一次展開了米德加爾特的地圖——

“最棘手的是,現在我們熟悉的各個容易突破的地方都有那家伙的眼線布防啊......”

“既然如此,把他們都解決掉不就行了嗎?”

話音剛落的瞬間,艾倫及里維莉亞都不可思議似的瞪著尤娜......

“如果有那么簡單的話,之前我早就成功了......”

——不知為什么,艾倫忽然開始陷入自暴自棄的漩渦中了。

“也就是說,你之前已經嘗試過了?”

尤娜將信將疑似的問著。至于回答,只要看看他的表情就能知道了。

然而也不能再這樣一直拖延下去了。

就算是有足夠的時間來想出周全的對策,即便如此也難保奧茲曼不會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事......

而一旦局面變成那樣的話,反而會更加棘手。

所以三人決定,既然毫無破綻可循的話,那就再嘗試一次正面突破吧——

“果然,又......”

第二天,在經過了一番精心的喬裝打扮后,里維莉亞與艾倫再次準備潛入米德加爾特......

總之,騙過守衛的他們順利利用密密麻麻的人群,混入了城中,F在正藏身在一輛起重機的后面。

然而,面對眼前那同樣密密麻麻的巡邏崗哨,霎時間又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那些家伙采用輪班巡邏,大約沒一個小時就會換一批崗哨,怎么辦?”

“要等晚上再嘗試突破嗎?”

——雖說決定了嘗試從正面突破,但是如果可能的話,誰都想用更輕松的方法啊......

不過看來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那就只好......

“直接沖過去!”

“教授?!”

結果,兩人還是不得不面對數也數不清的敵人!

于是......理所當然地,等到將他們全部擺平的剎那,艾倫與里維莉亞也都被榨干了最后一絲力氣而躺倒在地!

然而,無論身體再怎么累,留給他們的休息時間也同樣是仿佛曇花一現似的存在。

也就是說,這個節骨眼上根本沒時間消息,而且......經過剛才的一番鬧騰,肯定已經被發現了吧?

沒想到,這樣的想法剛剛冒出來,他們就再次遭到了兇猛地圍攻!

結果又不得不為了擺脫追擊,像是過街老鼠似的東躲西藏。

甚至連污穢得臭不可聞的下水道都能毫不猶豫跳進去!

“真是的,為什么啊......”

不一會兒,兩人都變得臭烘烘了。

“這種時候就忍耐一會兒吧,教授。好歹我們擺脫了那幫追兵不是嗎?”

“話是這么說啦......”

緊接著,兩人便沿著貫穿整個城鎮的下水道前進——這樣,既能避開追兵,也省去了不少時間。

很快便抵達了目的地。

“誰?!”

結果......在眼看著就要成功的剎那,還是被守衛發現了......

然而,艾倫搶先一步,在他掙扎著求援之前,扭斷了那家伙的脖子!

“就在這里嗎?你的同伴?”

他點點頭。

可是更讓里維莉亞覺得吃驚的是,她并不知道在米德加爾特的地底下還有這樣的......像是兵工廠的地方。

“恐怕是奧茲曼那家伙偷偷修建的吧?”

就和他推測的一樣,這里的確看上去是用來打造武器的地方......

只不過這是它表面的模樣——

“這里!

隨著艾倫的指引,兩人直走穿過一道道閘門后,來到了一個看似是升降臺的地方。

“意思是要乘著這東西上去嗎?”

而就在里維莉亞代替不擅長操作精密電子設備的艾倫進行解密操作的剎那,卻不經意驚動了這里的看守!

“糟了?”

立刻便有類似于“兵馬俑”似的守衛從墻壁上陸陸續續鉆了出來!

“教授?還需要多久才能搞定?!”

“馬上就能大功告成了,拜托你再撐一下!”

于是乎,他只能繼續竭盡全力將意圖接近自己與里維莉亞的守衛粉碎掉。

但是,和他們不同的是——與自始至終都能無限運轉下去的機器相比,艾倫的體力毫無疑問是有著明確的極限的!

就算是他再強,也不可能永遠依靠一個人和看起來源源不斷出現著的,甚至不知疲倦的敵人抗衡!

“艾倫,把那些家伙的頭砍掉——”

“那里似乎是它們的控制中樞!”

“明白了——!”

而接下來的事實也證明了里維莉亞的話,并沒有錯。

“真的停下來了??”

——就在他吃驚得難以置信的剎那,里維莉亞嘴角卻微微上揚。

“好了,別顧著驚訝了,我要啟動升降臺了。趕緊上來......”

她話音剛落的瞬間,艾倫趕忙跑了上來!緊接著升降臺便順利啟動了。

“太厲害了,教授!”

這使得艾倫對里維莉亞感到又敬佩又感激——

“上一次我孤身一個人來到這里時,對這個升降臺毫無辦法......”

“所以,非常感謝您!”

說完,他深深地,用自己此時此刻所能展現的最大誠意向里維莉亞鞠了一躬。

“你太夸張了,再說現在還不是感謝的時候吧?”

——他當然明白里維莉亞話里的意思,但即便如此,也想要那么做。

“......”

緊接著,隨著升降臺停止運作,他們也來到了像是圖書館的一個龐大空間里。

在到處摸索尋找后,果然找到了入口!

“我對這里有印象!”

“是嗎?那么就順著臺階下去看看吧——”

到底這里面會有著什么呢?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双色球红球出号数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电竞比分网奇兵 全球彩票安卓 E游彩安卓 曾道人一句话 圣诞大战nba比分 街机捕鱼大富翁破解版 上海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