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風卷殘云 四洲陸沉 第七章 破陣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戰事已經開始了大半夜,此刻已經接近黎明時分,天地間沒有一絲的光亮。

林柏帶領后軍云雨兩衛,摸黑從鎮子北方悄悄靠近。在看到前面戰事正酣,可是暗戾軍隊的陣型卻沒有任何的松動,林柏心急如焚,命令軍隊立刻發起攻擊,對敵軍形成包圍。

暗戾先鋒軍聽到北方也出現了喊殺聲,立刻組織隊伍進行防御。雙方人馬在朱淵鎮北部也開始了激烈的廝殺。

山殤見到如此情形,擔憂地跟那個女子說道:“先鋒,咱們如今已經被包圍?磩偛派蟻淼倪@波人都是高手。咱們奉大帝之命前來此地,責任重大,還請先鋒官早日拿主意,好讓大家脫困于死地!

那女子斜靠在那堆瓦礫廢墟上閉目養神,似乎沒有聽到山殤的講話。

等了一會兒,叫見那女子沒有反應,山殤搖了搖頭,正準備離開。只聽見那女子閉著眼睛悠然的說到:“他們的日經玨快用完了,一炷香之后發起進攻!

“發起進攻?可現在是對方在進攻?”山殤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所以反問道。

“是你要我拿主意的!我現在的主意就是進攻!蹦桥訄剔值。

山殤嘆了一口氣,轉身出去把這個命令傳達了出去。

林柏一改開戰之初的興奮姿態,到現在卻變得越來越冷靜。他剛剛一掌打飛了兩個想來偷襲他的暗戾族士卒。隨后又是兩個強勁的氣刀劈掉了朝他沖過來的暗唳先鋒軍。

在林柏他們加入戰斗后,原本漸漸顯出頹勢的云宮軍隊,現在似乎又和暗戾達到均衡。這邊打不進去,里面的沖不出來。

這個時候,原本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后軍雪衛天兵已經耗盡了最后一塊日經玨,真氣不濟無法繼續維持姿態,紛紛跌落下來。

在地面進行正面攻擊的風衛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們的補給也即將耗盡,打出去的氣劍與氣刀的威力也越來越小,現在連暗戾族手里的門板和磨盤都無法擊碎了。

這場戰斗再如此糾纏下去對攻守雙方來說都是煎熬。

就在大家都筋疲力盡,僅僅靠著一股子戰斗意志在苦苦支撐的時候。那一直半躺在瓦礫堆上的女子忽然站了起來,拍去甲胄上的塵土,伸了一個懶腰。伸手隨邊拉住一個正在奔跑的傳令兵說道:“你去告訴那四個傻子,準備進攻了!

那個傳令兵一臉茫然地問道:“可是,先鋒官,我們現在被包圍了,怎么進攻!

那女子隨意地說道:“讓你去傳話就按照我說的去傳話!”說完便隨手一推,將那個傳令兵推到了山煞的背上,把山煞撞得向前一個趔趄。

正在專心致志指揮作戰的山煞忽然間被人如此撞了一下,原本就憋屈的內心忽然就冒出火了,回過身來就要給撞他的人一個重拳。

那個傳令兵雙手一抱頭蹲在了地上,口中忙不迭地喊著:“前鋒官有令,都隨她進攻!

拳出到一半的山煞聽到此話立馬撤去勁道,連忙對著那傳令兵吼道:“那瘋婆娘又發什么癲呢?沒看到咱們現在被包圍了嗎?”

傳令兵蹲在地上委屈地回答道:“我剛才也是這么說的,結果...結果就被扔到將軍您的背上了!

正當兩個人還在談論之際,戰場的東南角忽然間一聲巨響,正在圍攻暗戾族軍隊的云宮大軍被一陣強勁的氣浪掀飛了數人。一直在苦苦支撐的士卒們瞬間倍感壓力大減;仡^一看,看到是他們的先鋒官,一個人單槍匹馬地在幫他們清除那些飛在半空中壓制他們,十分討厭的云宮天兵,頓時士氣大振。外圍的那些士卒都吼叫著將自己手中各式各樣的器物掄圓了朝外面砸去,這樣一來又有好幾個天兵被砸落在地,被后面追上來的暗戾士卒給三兩下就結果掉了。

那女子就如同一把尖刀一樣,所到之處無人能擋,后面的一群暗戾士卒跟隨她想靠這搏命的一擊在包圍圈上撕開一道口子。

秦盈正在浴血奮戰,忽聞包圍圈東南角即將被突破,情急之下朝著天空中吼了一聲:“藍升,你再不出招就等著幫我們收尸吧!”說完這句話,便化作一道劍氣直撲東南角而去。

秦盈剛一落地,就覺得前方一陣勁風襲來,忽見到一人從人墻之外被拋了過來。秦盈處于本能的伸手一接,扶穩了一看,竟然是朱雀宮的翼火蛇。只見他雙目緊閉,嘴角上鮮血直流。這神階五品的修為,如何被人打成這樣?

就當井木犴一愣神的功夫,面前云頂天宮的人墻被沖開了,十來個天兵被凌厲的氣刀砍得四分五裂。那氣刀的余威正朝這井木犴飛了過來。

井木犴左手一伸,用手掌輕巧得將翼火蛇推到了后面的軍陣之中,右手同時連發三掌氣勁。在對方氣刀余波堪堪抵達自己面門之時,才將其化解,一陣強烈的勁風將她的臉龐劃破了一道口子。

井木犴摸了一下臉頰上那道血紅色的口子,心中大駭:“此人莫非就是蘭陵仙子?在這虛空之中除了卓華有這等實力外,也就只有她了。這下我可不能大意!

井木犴屏氣凝神地準備接對面來的第二招,卻沒想到就在此刻,天空之中發出了一陣無比刺耳的破空聲。

井木犴抬頭望去,只見一個巨大的氣旋正在空中形成,極速旋轉的氣旋當中,隱隱約約能看到一些閃電與火焰。

“他們把雷火劫給引動了?”井木犴抑制住心中的狂喜,這場苦戰終于要以云頂天宮的勝利而告終了。

在氣旋底下的那些新招募的暗戾先鋒軍們從來沒見過這種陣仗,傻愣愣地現在原地,抬頭望著天空發呆,連手中的抵抗也遲緩了下來。

可地煞四將認得這東西,這是玄黃一脈最引以為傲的絕學:雷火天機旋。這招數除了施展時間太長,威力可是巨大無比。如果等到這個大家伙壓下來,他們暗戾這千把號人根本不夠它吞的。就連整個村鎮都會化為烏有。

石殤問山殤道:“大哥!玄黃又出這招了,咱們還是先跑吧!”

山殤回答道:“如何逃?沒看到咱們還被圍著呢嗎?頭頂上都是遮天網,跳到半空就會被攔住!

石殤說道:“大哥,你還記得之前他們每次釋放這殺千刀的什么雷火天機旋之時,外圍的天兵都會撤出戰斗。咱們就等這空檔殺出重圍!

山殤惱怒的一拳打在一座斷碑之上,那碑瞬間變成了一堆碎石。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可惜咱們的武器和法寶沒能帶過來,否則的話,哪里還會怕他這個小小的氣旋?怪就怪咱們天真的信了那死女人,說什么一出來就能搞到趁手的兵器,結果你看現在…哎!”

石殤咦了一下,說道:“奇怪!今天那幫玄黃的天兵怎么還在陣地上一動不動?他們似乎在念什么訣?”

山殤登上剛才那對廢墟,舉目遠眺了一會兒,更加垂頭喪氣的說:“這看上去跟那遮天網很相似,他們這是想困死咱們,要一招將咱們都埋在這里!”

他又仰天長嘆道:“大帝!非我地煞四將不竭盡全力,奈何!奈何沒有跟對人,死的太不值得了!”

旁邊的三個石土沙三將也唉聲嘆氣,將手中臨時的武器扔在了地上放棄了抵抗,周圍的暗戾“”士卒們見將軍們都喪失了抵抗意志,自己也看了看周圍的人,緩緩地放下了木頭,門板和石磨。

在最黑暗的黎明時分,一幕奇怪的場景出現在火光沖天的朱淵古鎮中。包圍敵方的云頂天宮的天兵和星宿們都在扣手念訣,一道淡金色若隱若現的網緩緩上升,與空中的遮天網漸漸重合了起來。而被包圍的一方已經放下了手中的石頭木棍,盤膝而作,等待著死亡的到來。而在他們的頭頂上,一個巨大的氣旋帶著雷火呼嘯著朝他們掉落下來。

原本喊殺聲震天的戰場,現在落針可聞。

頭頂上的氣旋越來越近,越來越大,山殤已經能感覺到從頭頂壓下來的巨大壓力。旋風中帶著閃電和天火,他們周圍的溫度也越來越高。

可是,他們此刻已經對這些提不起興趣了,對于死亡來說,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

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身子幾乎沒辦法坐直了,而且溫度也越來越高,他們的毛發也開始卷曲,發出難聞的焦糊味。山殤知道,大限將至了。

就在那些坐以待斃的暗戾先鋒軍束手就擒之時,一個瘦小的身影從陣型的東南部一飛沖天,周身的氣息已經高速運轉了起來,由暗紅色變成了藍白色。

那個身影直直的朝著雷火天機旋而去,只聽得蒼穹之上一陣天雷炸響,那個巨大的帶著天雷天火的氣旋忽然變成了一堆散亂的氣息,將地上的沙石磨盤梁柱等都卷了起來,鋪天蓋地的朝周圍的云頂天宮天兵和星君吹去,將他們大多數人卷到了半空之中,包圍的陣型不復存在。而那沒有展開完畢的和已經展開的遮天網也被震蕩得蕩然無存。

而地面上的暗戾先鋒軍,雖然個個灰頭土臉,只有兩只眼睛滴溜溜的亂轉,可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

空中的炸雷聲消失后,又很多的人從空中接二連三的掉落下來,是那些耗盡了元氣,被剛才那陣驚雷給沖擊下來的星君與天兵。

就在戰場一片狼藉,眾人都在哀嚎呻吟的時候,一道曙光從東方的地平線上跳脫刻出來,照射在這片古老的焦土之上。

那懸浮在空中的唯一一人,用清朗而嬌脆的聲音說道:“你們回去告訴那呆子,下次我可不會手下留情了。另外,你們告訴他,蘭陵仙子,回來了!”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绝世仙王赚钱 湖北11选5奖金规则 快乐十分十一选五体彩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新11选5开奖 平特肖论坛 足球的胜平负什么意思 坑票顶呱刮吧 山东11选5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号码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