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六十八章 別把一個人放走了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懷仁看著半夏將這個迷你白玉獅子,摟摟抱抱,舉高高。

還時不時用可愛的小臉蹭蹭白玉獅子的鬃毛。

如同一個喜歡毛絨玩具的小女孩一般。

他笑了笑。

隨后就看到迷你赤紋虎走到齊半夏的腳邊。

用腦袋蹭了蹭齊半夏的小腿。

“瞄~”

赤紋虎對于自家二弟被可愛的姑娘抱起,還做這種親密動作很吃味。

它也要親親抱抱舉高高。

我這么可愛,為什么不抱我呢?

懷仁

“……”

“……”

喂!

你是百獸之王!

你可是一頭大斧!

這么猛?

齊半夏看了看手中的白玉獅子,又看了看腳邊的紅彤彤的迷你老虎。

很是嫌棄的將赤紋虎踢到一旁:“一邊玩去,你哪里有小獅子可愛!

赤紋虎受到10000點暴擊。

瞬間低著頭走到一旁。

很快就到了這春霞園門口。

而守衛們看到這三頭禍害時都如同大敵來臨。

這三獸可是禍害了他們不少果子。

為此,還受到了園主的責罰。

他們可是要看好這三獸,不能再進去了。

張衛道是春霞園的主人。

看到兩人一首時,先在齊半夏的身上多看了兩眼。

原本他以為只有一人三獸,沒想到半路上又從懷仁背上跳下來一個。

不過……

這小姑娘倒是挺天真可愛的。

懷仁見到一個衣著如同老農版的修士,感覺了一下他的境界。

大概是4品金丹。

他就知道,這大概是正主。

墨羽宗內,練氣士修仙者都有。

所以他也不覺的有多奇怪。

他上前拱手道:“這位道友,在下是這頭勇猛獸的主人,今日才回來!

“麻煩你算一下,這勇猛獸以及其他兩頭獸給貴園造成的損失,我一并賠償!

說著又忍不住踹了狗子一腳。

這不爭氣的狗子,那么饞干嘛?

狗子很是委屈。

要不是前面在長陵城城的時候,主人給了他一塊5品牛肉。

它也不至于倒出去偷。

沒辦法,吃過山珍海味。

再吃別的,總覺得味同嚼蠟。

赤紋虎一瞧三弟被踹了,悠然的退后了兩部。

嗯……

怕被揍。

正衛道一聽燉是欣喜萬分。

石成洲掌門可是說了。

吃,讓它們吃,吃的越多越好。

這樣你們才可以索要更好品質的法器,甚至是法寶。

也是因為這句話,他才等這些靈獸們吃完了,才將幾獸丟出去。

就是為了造成更大的損失。

法器,或者是法寶。

要是量身定做的話,肯定會很貴。

特別是法寶類別的。

那就更貴了。

他面色嚴肅道:“懷仁啊,你也算我們墨羽宗的女婿!

“不是我說你,你也要好好管管你的寵物了!

懷仁連連點頭道:“是是,我回去好好揍它!

畢竟是寵物辦錯事了,人家說兩句……

就說兩句吧。

“嗯!那么里面請!”張衛道一指大門,便率先走了進去。

懷仁嘆了口氣,晃晃悠悠的跟上。

他已經做好被宰的準備了。

這幾頭獸要是知道自己吃掉什么了,還見鬼了。

所以……

基本上是人家說什么就是什么了。

……

陳柔靜回道自己的院內后,發現懷仁不在。

便找到正在小院中整理花草的輕雪問道:“輕雪,懷仁去哪里了?”

真是奇怪。

我這才走了一會吧。

怎么人就么有了?

齊輕雪放下手中的剪刀,嘆了口氣道:“那個家里的平頭哥把別人家的靈果靈獸給偷吃了,懷仁正帶著平頭哥上門賠罪呢!

“(⊙o⊙)…,具體情況說說!标惾犰o一陣無語。

這懷仁養的狗子,還真的是……

調皮!

隨后齊輕雪將他聽到的全部說出。

陳柔靜聽完則是皺著眉頭十分疑惑:“好像……宗門里沒有一個養老虎跟獅子的人!”

“!沒有?那……”

“算了,后面再說,我先去懷仁哪里看看!

“你去干嗎?”

“你是不知道,宗內那些靈園的主人一個比一個黑,懷仁會被坑的!

“難i趕快去啊!

……

懷仁與張衛道來到房內后。

張衛道直接吩咐身后的人取來一個賬本。

懷仁看著那個厚厚的賬本遲疑了一會低聲問道:“這些……都是?”

我靠!

千萬別是啊。

這么多?

雖然說不是賠不起。

但是……

是不是太能吃了啊。

張衛道拿著賬本的手不由的一緊,認真點點頭道:“是的,全部都是,這里面記載這一年多,你的零售以及它的兩個兄弟吃掉的東西!

“嗯……那么,其他園內呢?”

“有多有少,大致差不多!

“這樣啊,那你算吧,放心我都會賠的!

張衛道自然知道懷仁會賠,直接從一盤抽出一個翠綠的算盤。

大手一抬。

‘嘩啦’

算珠歸位,隨后就響起了清脆的打算盤聲。

響聲雖然悅耳,但是懷仁臉色卻很黑。

怒氣沖沖的看著三獸。

狗子如同沒事人一樣,在一旁趴著。

而赤紋虎則是縮頭縮腦的躲在齊半夏身后。

而白玉獅子在其半夏懷中如同沒事人一般,乖乖的充當一個玩偶。

任由其半夏擺布。

懷仁嘆了口氣。

看著在其半夏手中的白玉獅子,原本蓬松的鬃毛已經被編織出無數小辮子。

他搖了搖頭。

不再去管,反正發生都發生了。

再多說什么也無用。

場面很安靜。

只留下清脆的算珠撞擊聲。

過了一會,陳柔靜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看著張衛道,輕笑著打了聲招呼:“衛道師兄!

噼里啪啦的算盤聲頓了一下。

張衛道抬起頭,看了陳柔靜一眼笑道:“師妹你也來了啊!

說哇算盤聲又開始了。

“啪”

只不過一聲的音節,隨后張衛道猛的站了起來。

大驚道:“師妹……你的修為?”

我的天!

我是不是最近睡的不太好啊。

怎么隱隱覺得陳柔靜師妹練氣5重天了。

這才多久啊。

按道理說,陳柔靜也不是這等天資卓越之人啊。

“啊~小小的奇遇,不足掛齒!标惾犰o笑了笑道。

隨后她走到懷仁身后,雙手扶著他的肩膀輕柔的捏了起來。

張衛道“……”

小小機遇,不足掛齒。

總覺的你是在嘲諷我。

嗯……

一定是。

想了想,頓時又覺得。

反正陳柔靜師妹晉級也是好事。

最終拱手道:“那么閑祝賀師妹你晉級5重天,但是……話說你什么時候渡的天劫!

這不是隨意一問。

因為……

渡天劫需要的時間很長,如果是很久之前渡的那么這師妹的機遇就厲害了。

如果是近期……

那么也很厲害。

“嗯……最近幾天吧!标惾犰o想了想回道

對于渡劫時間這個問題上,她沒有任何隱瞞。

因為她自己也不清楚別人渡天劫需要多久。

她總是覺得自己很弱,因該渡劫時間很長了吧。

張衛道緩緩坐下,算盤又開始打了起來,聽到陳柔靜的回話盯著賬本心中細細算著:“哦~幾天前呀⊙)…等等,你說是幾天前?”

他猛地又站了起來,從神情看來十分激動。

我的天?

如果師妹沒騙人的話……

難道師妹的心魔劫沒有渡么?

著小獅子的齊半夏,也被嚇了一跳。

看著懷仁,指了指張衛道,又指了指自己的小腦瓜疑惑道:“壞蛋……這人腦子是不是壞了!

嚇死人了,至于這么激動么?

本身就是幾天前啊,有什么好奇怪的。

懷仁捏著下吧盯著張衛道看了一會,才笑嘻嘻道:“這個吧……或許人受到刺激的時候都會是這個樣子!

張衛道聽了天真的其半夏話語后,整個人都不好了。

“……”

你腦子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我這是驚奇好不好。

驚奇!

誰家渡5品天劫的時候是幾天就完成了。

話說……什么叫做受到刺激了?

明明是激動!激動好不好。

“是呀,幾天前有什么問題么、”陳柔靜想了想自己好像沒哪里說錯,笑了笑道

這師兄……

怕不是出問題了吧。

這因該……

沒問題吧。

“問題!問題大了師妹!睆埿l道一甩衣袖,直接走到陳柔靜身旁。

頓時掐動指決施展了一個‘探雷法!

探雷法師觀測別人身上天劫氣息濃郁的程度。

來判定渡劫的時間。

隨后……

他就看到陳柔靜師妹身上的天劫氣息十分濃郁。

確實是近期渡過去的。

而且!

很有可能是昨天!

“怎么就問題大了?”陳柔靜不解

“來來我告訴你,師妹!

“師妹我聽著呢,你說就是了!

“你可能晉級道4重天的時間比較短沒有了解,一般情況下5品天劫渡劫最少都要百日朝上!

“百日以上?你們是不是不行啊,我明明就是4天渡完的⊙)…,百日以上才是正常的好不好,雷劫倒是其次,主要是心魔劫的時間比較長,時間都在心魔劫上!

“可是……這心魔劫有什么特殊么?”

“這個確實有,心魔劫如果渡過去可以磨練道心,以及獲得一些小獎勵。所以時間長了一點!

“哦~”陳柔靜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原來是因為我心魔劫作弊了,才導致時間比較短。

怪不得我覺得這一次天劫渡的很輕松,遠古在這里啊。

懷仁聽了一陣也明白了,搞了半天……

自己可以幫被人作弊呀,這是好事啊。

不過……

自己身邊的修士好像就陳仙子一個。

別人又不熟,所以……

為了自己的安全還是算了。

齊半夏依舊在擼獅子,幾人的對話好似與她無關一般。

要是忽略那時不時動一下,調皮的小耳朵的話……

“咦,你們聽到了吧,我們的陳師伯渡5品天劫竟然才4天!

“我又不聾自然能聽見了,4天確實快了點啊!

“可不是么?哪怕是天資卓越者也需要幾十天的吧!

“難道……我們的陳師伯有什么秘寶?”

“……”

張衛道聽到了,頓時整個人更加不好了。

完蛋……

徒弟們聽到了,看來要采取一些手段了。

隨后他意念一動整個園子內的陣法瞬間開啟。

他做完這些事情后,直接開口道:“所有弟子,房前空地集合!

聲音不大,但是猶如魔音灌耳版出現在了整個園子的人耳中。

知道的人自然知道師傅要說什么。

但是不知道的人,根本就是一頭霧水。

張衛道此時也沒有心情繼素帳了。

揉了揉太陽穴。

總覺得……

自己把事情辦完以后又要重新算了。

ε=(′ο`*)))唉。

雷啊。

張衛道搖著頭想房外走去,走到門口時突然扭頭看向陳柔靜問道:“師妹,你學過那個封印記憶的法術沒有?”

他此刻打算將所有弟子的鏡子全部封印。

而且還是比較極端的那種,如果有外人觸碰直接摧毀神識的那種。

陳柔靜不明白這師兄要干嘛,疑惑道:“師兄,我入門才多久啊,哪里會學習這些法術啊!

“(⊙o⊙)…,也是算了我自己來吧!睆埿l道說完便走出房內。

陳柔靜十分疑惑。

這師兄怎么了?

怎么突然就這樣了?

懷仁笑了笑在一旁開口道:“陳仙子以后有人問你渡劫用了多久,就說百天吧!

“你這個師兄估計是要封印這個園子中所有人的技藝,大概是……在保護你吧!

他也是剛剛想明白的。

要是一群黑天鵝中出現一個白猴子。

那么……

這個白狗子,將要受到所有黑鴨子的注視。

而且這注視還很危險。

在大家都是百日渡劫,就你一個幾日渡完。

大家能不好奇么?

估計好奇的要死,恨不得將陳柔靜分割來查看吧。

看看這人到底有什么秘密。

陳柔靜扭著肩膀的手停止了。

思考了片刻后,點點頭道;“原來如此!

“那么……是不是也要把師兄給封了?”

懷仁問道:“嗯……最好如此!

這樣嘴保險。

萬一這人說漏嘴了,那就麻煩大了。

雖然不是怕,但是……

安安心心的玩耍它不香么?

非要找點刺激?

“哦~”

陳柔靜點點頭

隨之拿出一個玉牌,頓時將自己的靈力輸入后。

“小靜兒什么事?”

“師傅,我感覺你要來衛道師兄這里一趟、”

“去哪里做什么?不就是賠點錢嘛,這點錢你還要找我去說說情?”石成洲十分無奈。

真是女孩家家大了不由師傅。

這么明顯的胳膊往外拐真的好么?

“哎呀!師傅不是這個事情,這點錢我們賠的起,是……是我渡劫所有的時間被我說漏嘴了!标惾犰o氣的直跺腳。

什么啊。

我們是賴賬的人么?

真是的。

“漏嘴就漏了唄,有什么的!

“可是……我渡劫一共用了4天啊!

“4天……(⊙o⊙)…,你說4天?”

“對!”

“你等著,我把這群聽到的人全部砍了,等著我別把一個人放走!”

喜歡最強壞人系統請大家收藏:()最強壞人系統熱門吧更新速度最快。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吉林快3 现在动漫设计赚钱吗 20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微信北京赛车直播视频 4场进球中奖规则 盛京棋牌 有没有什么手游赚钱的 香港六合彩网址 体育彩票七星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