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分贓

UC小說網手機站:m.ucxsw.com

我有些無奈,不是為了神父,而是為了鳳凰。

轉身回到神父身前,伸手接過他手里的袋子,提了提二十萬美金還是有點分量的。

神父見我接下傭金,頓時喜極而泣:“上帝啊,您的子民有救了!

我無奈的翻了翻白煙,是我要去救人,不是上帝,要謝也該謝謝我,上帝那么有本事,他怎么不去救人!

當然這話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說出來,我尊重別人的信仰,在教徒心里,上帝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任何言語不敬都是不可原諒的罪過,我可以罵神父是個老混蛋,他也許只會對我笑笑,但要敢辱罵上帝,他會跟我拼命,這就是信仰的力量,一種虛幻縹緲但確實存在的力量,偉大的力量。

“把你們教會的資料給我一份,包括位置和被拘禁的人員名單,現在就寫!”我隨手把袋子扔給鳳凰,沒有理會她感激的眼神,我看到了,但我裝看不到。

“好,我馬上寫!”神父激動的雙手顫抖,走到桌子前平靜了一會才開始動筆。

“拉克米爾上校,我們的合同可以終止了,您需要把尾款付清!”我走到中校近前,沒有廢話,直接張口要錢。

“不得不承認,你們的任務完成的很棒,你們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士兵,這是五百萬美金,早就準備好了!”拉克米爾指了指墻角處的兩個背包。

我對鳳凰使了個顏色,她走上前打開背包,里面裝著一沓沓嶄新的鈔票,確認無誤后,她沖我點點頭。

“合作愉快,拉克米爾中校,期待和你下次合作!蔽蚁蛩斐鍪,這么爽快倒是有點出乎意料,當然,我確信他不敢賴賬,但拖幾天還是有可能的,可我不想開這個頭,復仇者雇傭軍剛剛出道,必須立下規矩,避免以后麻煩。

“我可不想再次合作,那意味著戰爭還要繼續,我希望和平!崩嗣谞栁⑿χ椅樟宋帐。

“那很美好,祝你愿望成真!蔽倚Φ。

“雖然你的祝福很假,但如果有需要,我還會找你們!你是個優秀的指揮官,能跟你并肩戰斗是我的榮幸!”拉克米爾說話還是很中聽的。

“謝謝!”我再次表示感謝。

接過鳳凰手里裝滿美金的背包,提在手里感受了一下,五百萬和二十萬果然不是一個概念。

又等了一會,神父寫好了任務的大概情況,標注了教堂的位置,還有里面被囚禁的人員,總共有五十人之多,除了神職人員剩下的都是七八歲的孩子。

“唉!”我看了眼那可憐的二十萬美金,心里暗暗嘆了口氣,這就相當于白干,五十名人質,按照我們的價格,至少也要一千萬,這連個零頭都不夠。

無奈的看了眼鳳凰,暗道:“就當是為了她吧!”

把資料塞進口袋,把那二十萬塞進背包,我和鳳凰一人拎著一袋錢走出了指揮部。

“謝謝!”剛出來,鳳凰就小聲對我說了一句。

“什么,什么,你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清呢,你給我想好了再說一遍!”我故意把耳朵伸到她嘴邊。

結果她微微頓了一下,然后上來一口要在我耳朵上,痛的我倒吸一口涼氣。

“哎,痛,痛,松開,快點,我告訴你,事情嚴重了啊,你毆打戰地指揮官,信不信我把你斃了!”我歪著腦袋大叫道。

“!舒服多了!”鳳凰松開嘴,舒服的輕吟一聲,然后抻了個懶腰笑道。

“神經!”我揉著耳朵罵道。

“我要去救人!修羅!”她突然對我說道。

“你要去,那便去!”我知道她沒有叫我隊長,而是叫我修羅,說明她的話不是在對復仇者雇傭軍的隊長說,而是在對生死與共的兄弟說。

我聳聳肩,微微一笑,抬手搭在她肩膀上,道:“這才像跟兄弟說的話!”

她抬頭愣愣的看著我,憋了半天,道:“老娘是女人!

“那他嗎就是兄妹,哪那么多廢話!”我手臂一收,夾緊她的脖子,在她反抗的叫聲中大笑著向營房走去。

“你們兩個笑的那么大聲,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剛到營房門口,好幾個兄弟站在那等著,精靈最先跳過來,一臉曖昧的看著我們。

“哎,這東西真重,有沒有人愿意幫我拿一下!”我提了提手里的旅行包,故意逗他們。

“什么東西呀?”精靈跑上前接了過去,拉開一看頓時瞪大了眼睛,小嘴張成O型,眼睛里都是星星。

“哇!”一聲刺破耳膜的尖叫,引來周圍的政府軍士兵頻頻側目。

“怎么了?”惡魔一邊扒拉耳朵一邊走到精靈身邊。

“我靠,發財了,發財了!”惡魔的嘴角一點點咧開,最后笑成了花。

“至于那么高興嗎?我們還欠著十億的債呢!”不死鳥走上前接過袋子,當頭潑了一盆冷水。

“靠,你這家伙真無趣!”惡魔翻了翻白煙,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回到營房,把兩包鈔票放在桌子上,打開上面的拉鏈,我從里面抱出一摞,整整二十萬美金,隨手扔到旁邊的惡魔懷里。

“嗯?老大,這什么意思?”惡魔愣愣的看著懷里的鈔票,其他人也蒙了。

“這次任務完成的漂亮,所以我決定把它分了,每人二十萬!”我指了指袋子里的鈔票。

“可我們還欠公司那么多債呢!”惡魔戀戀不舍的看著手里的錢。

“管他呢,活一天賺一天,老子拿命賺的錢,憑什么都給他們,先分了再說!”我一臉無所謂。

“耶,老大萬歲!”精靈第一個跳了起來,接著兄弟們歡呼一聲,大叫著沖過來開始打劫,不到十秒就被哄搶一空。。

看著大家興奮的樣子,我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我們槍林彈雨,出生入死,而公司那幫人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拿走一半,想想就他嗎憋屈,剩下這半是屬于我們的,必須分了,至于另外一半,我早晚要拿回來,這可是用鮮血換回來的戰利品,誰也別想搶走。

傭兵的戰場同樣流血陣亡,我們什么都沒有,只有這些充滿銅臭味的鈔票,我們為之興奮的并不是錢,而是拿到它的那一刻,意味著我們活著打贏了一場戰爭。
金龙棋牌是真的吗 中天彩票苹果 股票入门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后肖有哪些 棒球比分直播运彩即时比分 河北快3 天鸽彩金捕鱼红包 跑步钱进怎样赚钱 河北好运彩3开奖查询 888棋牌官方下载最新版